www.dafa888bet

第六百三十五章:人头滚滚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向连交割了出云郡郡守一职,人倒是没有马上离开郡城,而是仍然呆在城中他的一处别院之中,一边收拾着家私,一边寻摸着将这处院子卖子去,蚊子再少也是肉,能卖几个钱,总是有所裨益,他估摸着自己以后的日子,可就远远没有以前滋润了。<随-梦>小说щww.suimeng.lā

    夜虽已深,他却仍然枯坐在书房之中,喝着闷酒,这一次的惨败让人始料不及,可谓是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门被轻轻地推开,一个全身黑衣的人闪身进了屋子,转身关上了房门,坐到了他的对面。

    “大人,都打听清楚了。”来人接过向连递过来的酒,喝了一口,道:“是贺人屠。贺人屠一直隐藏形迹藏在昭华公主身边。”

    向连精神一振,“真是贺人屠的话,那就难怪了,不过这样一来,我们的罪责倒轻了一些,谁让上头传来的情报有如此大的谬误,不是贺人屠与瑛姑都在越京城没有出窝么?这倒好,如此一条大鳄出来,我们一无所知,遭了这一次失败,也是理所应当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所是,这样一来,曹大人也不至于过多的怪责我们,向大人回长安之后,自然还是会得到重用的。”来人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话是如此,但回去之后,这件事总得要有人背锅,我是跑不了的。不过曹大人心中也会明白,背上一段时间之后,自会寻机会补偿我的。”向连呵呵一笑:“曹大人年纪虽轻,但做人做事那是没得的。对了,外头现在怎么样了,我现在这模样,却是不好出去,也不能四处打听。”

    “城内倒是平静,那个耿前程倒是有些手段,三两下便收拾了那些吏员,如今那些人,可是一个个使出了吃奶儿的劲当着差呢!”来人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些吏员,那个不是裤档里夹着一大砣屎,这耿前程也敢放心用?”向连呵呵笑道。

    “他的确是放手在用这些人,而且放言前事一概不论,从些既往不咎。”来人道:“敢来接手这出云郡的官儿,自然不是凡物。不过出云郡城现在是平静了下来,但下头五个县,现在却是乱成了一团,我们的官儿已经尽数挂印而去了。”

    向连打了一个哈哈,“这一招虽然缺德了一些,但能给他们添添恶心,也是好的。这耿前程如何应对?”

    “他带来的那些官员,每人在百余人士兵的护送之下前去各县上任了。看起来少不得要掉些人头了。”来人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让他们杀吧,有时候,杀人可不见得能立威的。”向连道:“这出云郡城,没有露头的就只你这一条线了。你自己心一些,不要与其它任何人再联系,只与我单线联系便好。明国鹰巢厉害得紧,我们在其内的暗点被拔得七零八落,明面上的又济不得事,你这一条线,定要藏得再深一些。这出云郡城的人,左右底细都是查不出什么的,太干净的,反而会让他们不放心倒是你这样的人,不会引起他们多大的疑心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明白。没有什么大事,我决不会浮上来。”来人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那些个被明军抓进来的匪徒们,耿前程他们怎么处理的?”

    “这个倒是一点消息也没有。齐康,秦二人被囚在郡府后衙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卞梁如今倒底是死是活,居然也一点消息也没有?”

    “生不见人,死不见尸!”来人道。

    “倒要看看,他们怎么处理这多达两千人的匪徒!”向连笑着一仰脖子,将一杯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府衙后院,耿前程束手而立,在他面前,大明皇后闵若兮正与贺人屠在对弈,棋盘之上黑白双色绞杀成一片,耿前程棋力不低,一时之间,却也看不出谁胜谁负来。

    啪哒一声,随着闵若兮一颗棋子落下,含笑抬头看向贺人屠。贺人屠皱眉苦思半晌,摇摇头,将棋子扔进棋盒,“娘娘赢了。”

    耿前程凝目看着棋盘,往下再算了一会儿,骇然现,执白的闵若兮竟然是大获全胜,先前看起来绞杀成一片的黑白双色,随着这一枚棋子的落下,最多还有五步,贺人屠的整条大龙就会被屠杀得干干净净,到时候,棋盘之上只怕到时候就是一片白茫茫真干净了。

    “耿大人,听这几日出云郡城里已经太平了下来,你收拾那些吏员的手段,倒是不错。”闵若兮转过头来,看着耿前程,“今日进来见我,是要那些俘虏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是,娘娘。”耿前程弯腰道:“出云郡一向是匪帮横行,政令不通,齐人不管,我们大明帝国可容不得这些事情,自然要将这些祸患清除。所以这齐康,秦二大匪,下官准备将他们公开处死,当着这出云郡城所有百姓的面,绞死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这二人这些年来,也不知祸害了多少百姓,自然是死有余辜的。”闵若兮微笑道:“不过仅仅是此,恐怕不够,出云郡匪患多年,与地方之上纠缠不清,只怕大多数人都与这些匪帮有些勾连,只杀两个匪的话,恐怕用不了多久,便是春风吹又生,到时候什么李康王的,便又会冒出来,耿大人,你准备一直去剿匪么?”

    耿前程一愕。

    “出云郡以前是三国交界,往后便是四国交界了,陛下对这里可是看重得很,要将其打造成四国通衢之地,如果匪患不清,怎么可能做成这事?”闵若兮道。

    “娘娘的意思是?”耿前程身子一抖,脸色白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杀两人怎么够?”闵若兮淡淡一笑,“耿大人,这局棋贺师输了,你去把棋盘之上的黑子捡到棋盘里去吧。”丢下这句话,闵若兮站了起来,径直去了屋里。

    耿前程走到棋盘前,缓缓地将被绞杀的黑龙捡到棋盒之中,看着一片白茫茫的棋盘,最后几颗握在手里的黑旗再也拿捏不住,掉落在棋盘之上。

    贺人屠站了起来,拍子拍耿前程的肩膀:“乱世须有重典,就出云郡这种状况,你不杀得人头滚滚,血流成河,便能一举扭转这风气?”

    “下官明白了!”耿前程声音有些颤。

    一之后,整个出云郡城都因为郡守府的一道命令而呆若木鸡。自从大明帝国接手出云郡城,郡守耿前程上任之后,似乎并没有太大的改变,普通的百姓现,平日里管着他们的那些人,仍然还是管着他们,日常该干什么,还是去干什么。

    似乎一切都没有变化。这让已经习惯了过去日子的他们,都放下了心来,虽然换了主子,但出云郡仍然还是出云郡。

    但今一大早,红色的布告便贴满了全城,一匹匹快马也带着盖有郡守府大印的布告奔向出云郡下辖各县。

    布告很长,但中心意思只有一个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两大匪帮之,齐康与秦,判绞立决!

    被俘的两帮匪徒合计一千八百五十七人,判斩立决!

    近两千人的性命,便被这轻飘飘的一纸布告给勾去了性命。

    也难怪即便是耿前程已经决意要杀人立威,但像这样一次性的杀死近两千人,也让他手脚软,当闵若兮命令他捡起棋盘之上所有的黑棋的时候,他已是明白了闵若兮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好狠的娘儿们!”别院之中,向连失手打破了手中珍爱的瓷盏。一般人以为这是耿前程这位郡手心狠手辣,但他却知道,如此大开杀戒,岂是一个郡守敢作主的,没有闵若兮的肯,耿前程断然不敢如此。

    他仰长叹一声,“收拾收拾,今日我们便回长安吧!”

    向连孤车简从离开出云郡的次日,郡城之内,霹雳营全副武装,用绳索牵着一批批的匪徒到了城外,两大匪齐康与秦横被绑上了城头。

    今日非比往常,便连进城之后一直没有露面的贺人屠,也出现在了出云郡城城头之上,城下,杨致更是全神贯注,霹雳营士兵刀出鞘,箭上弦,严密防范。

    耿前程缓步走了城头,看着城上城下攒动的人头,厉声道:“今生恶贯满盈,来世投胎做个好人,大明帝国,为匪者,死!”

    一根鲜红的签子从城头之上飘然落下。

    两名黑衣人夹着齐康秦走上城头,麻绳套上了二人的头颈,二人早已被废去了武功,此刻也知大限来临,浑身瘫软如泥。随着一名黑衣人拽动绳索,两人瞬息之间被拉上高空,弹动几下,便直挺挺地挂在了空中,随风飘荡。

    城下,杨致一挥手,一条绳索牵出了百余名匪徒,一脚踢在膝弯,面前囚犯重重跪倒,不等他们作出第二反应,身后雪亮的钢刀已是斩下,一颗颗头颅顿时落在了尘埃,鲜血如泉水一般喷出。

    连杀三排,余下的匪徒们终于反应了过来,这是要赶尽杀绝啊,挣扎着,哭喊着,但只要动作稍大,早已守候在他们身后的士兵立时重重的一刀背反劈下去,当场便将双腿劈折,然后横拖竖拉出去,再补上一刀。

    城上城下,早就不知吓昏了多少人,更不知有多少人弯腰呕吐,面无人色。
    《马前卒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