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五百九十四章:一刀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一万余蛮军在距离马驿坡里许之地停了下来,与锐金营遥遥相望,和尚盯着对方列成的阵形,倒也是颇有些名堂,与以前他看到的越军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◢随◢梦◢小◢说Щщш.suimeng.lā天籁小说2他不由哧的一声笑了出来,听说蛮人的大头领曾改名换姓到越国求学十年,看来倒也真学了不少东西。

    千余名蛮军越阵而出,向着马驿坡逼来,行至双方中线之时,他们停了下来,为一将高高的举起手中的大刀,直直的指向马驿坡。

    和尚冷笑,想要给我一个下马威吗?好,正合我意,不让你尝尝厉害,你就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。

    “老枪!”他厉声喝道:“我只给了五百人,能不能拿下他们?”他指着战场中央,那支耀武扬威的蛮军。

    老枪是余秀娥从洛阳带出来的一个保镖,说是保镖,其实在洛阳城里的时候,他有一个更形象的说法,那就是狗腿子。余秀娥在洛阳横行霸道的时候,老枪就是跟在她屁股后头为虎作伥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老枪善使枪,更善使飞矛。锐金营士卒每人背负五矛,便是出自他之手,在余秀娥的授意下,由他一手训练而出。

    老枪虽然是余秀娥的狗腿子,但一身武道修为却到了七级巅峰,当然,与余秀娥比起来,他差了不少,但在锐金营中,却是不折不扣的好手了。

    听到和尚的话,他狞笑道:“放心吧,姑爷,我会把他们扎成筛子。”

    拈了拈手里的铁枪,他转身,越众而出,普通士兵身背五矛,在他的背手,背着五根更为沉重的飞矛,左右两名卫士,亦各背着五支,那是为他准备的,因为老枪手的飞矛,全身皆为精铁打就,一般士兵,根本投掷不远。随着他走出军阵,在他身后,一尉五百人背矛持枪而出。

    随着锐金营士兵的奔跑,对面的蛮军也开始向前奔跑,八十步,老枪狞笑一声,反手握住背上一枚铁矛,挥臂掷出,一声尖啸,铁矛破甲,犹如无物,一名蛮兵应声倒下。

    脚步不停,飞矛不止,十步,老枪已经投掷出了背上的五枚铁矛。

    “矛来!”手伸向边上的卫兵,一枚铁矛立即递到了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六十步,所有的铁金营士卒全都抽出了短矛,高高举起,五十步,五百根飞矛带着尖厉的啸声,黑压压的飞向对面的蛮军。

    双方迅接近,二十步,第二柄短矛飞出。

    最前头,老枪双手持着铁枪,怒吼一声,将最前头的一个蛮兵高高挑起,狠狠摔出,身后,最先接近蛮军的锐金营士兵,长枪一排排的戳出。

    一路奔跑,一路掷矛,但他们的队形,基本上还保持着整齐,虽然稍有弯曲,但却无伤大雅,因为在他们的对面,蛮军的队形已经基本上散开了,一方面是因为他们飞矛的攻击,一方面却是因为在奔跑之中,快慢不一。

    慕容开山的嘴角有些抽搐,双方还未开始接触,他派出的最精锐的一部,便已经伤亡了近两百人。本来一千对五百,现在变成了八百对五百。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对方的飞矛如此犀利。但即便如此,他仍然有信心在这场战斗之中获胜,他对自己的士兵的近战能力毫不怀疑。

    小股部队在大队人马的厮杀之前来一场对斗,无关大局,却关乎士气和脸面。

    十年磨刀,他们岂会输给这些成军不过数年的一支军队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他不能想象的是,这支军队不可以常理度之,而他面前的士兵也并不是菜鸟,而是以洛一水的旧部改编而来。

    近五万洛一水旧部,数轮淘汰下来,最后只剩下了一万五千人,那可是从越国边军之中精挑细选出来的一万五千人,组成了锐金,洪水,巨木三个战营。

    双方交战不过短短一柱香的时间,锐金营已经全面占据了上风,蛮军阵线被生生打穿,满身是血的老枪一抖枪上的血珠,返身又杀了回来。

    慕容开山嘴巴一开一合,眼睛瞪得溜圆,脸色涨得通红,双手微颤片刻,突然举起手里的狼牙棒,大吼道:“全线出击!”

    蛮兵一声呐喊,全线向上压了出来。

    和尚哈哈大笑:“不要脸!”把铁刀往肩上一扛,大声道:“弟兄们,把这群不要脸的家伙打回去。”

    数千锐金营士卒齐声怒吼,向着战场冲去,身后,余秀娥双手高举鼓槌,重重擂了下去。

    两支军队的先锋队伍,重重的碰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和尚提刀,冲在最前头,过去在敢死营里,军官都是冲杀在前,哪怕他现在当上了统率五千人的将军,在这种两军对拼的战场之上,仍然是不改旧习。

    铁刀横扫,身前数名蛮兵尽数被腰斩,漫天血雾之中,和尚一冲而出,身上的盔甲,瞬息之间便变成了红色,滴滴嗒嗒往下流着血水,杀得性起的和尚一把扯去头盔,手在头上一抹,一颗锃亮的光头也顿时变成了红色。

    “慕容开山,来死!”他仰天大吼道。

    慕容开山脸色阴沉之极,一万对五千,他却现,落在下风的仍然是自己。看到那个在阵中大杀四方的光头,他两腿一夹马腹,向着和尚冲来,沿途挥舞着狼牙棒,不断地将锐金营士卒击打得脑浆迸裂。

    两支军队的主将,终于面对面。

    战马长嘶,慕容开山纵马直撞向和尚,和尚夷然不惧,迈开大腿,竟然迎了上去,人马交接的一瞬间,战马骤停,人立而起。和尚斜挥刀,慕容开山却是力劈而下。

    刀斜斜的削上狼牙棒,喀喀数声,狼牙棒上数枚锋利的倒齿被铁刀削断,慕容开山一声大喝,用力将狼牙棒向上挑起,铁刀终于卡在了倒齿之间,慕容开山大呼声中,和尚被挑得高高飞起。

    狼牙棒再抖,和尚在空中被抛起,慕容开山暴喝声中,狼牙棒自下而上,捶向和尚,和尚却是头上脚下,双手持刀,狠狠劈下,一个回合,两人已是互相交换了位置。

    轰然一声巨响,和尚再一次高高飞起,慕容开山双手麻,看着和尚如同一只大鸟一般盘旋了一转,居然又头上脚下向着他冲了下来,心中不禁骇然。

    这死和尚不禁力气奇大,轻功居然如此高妙,在空中毫无借力之处,居然可以自由变向。

    他自然不知,他眼中的这个死和尚以前是一个采花大盗,这身轻功可是他赖以生存的法宝。

    他猛摧战马,让战马奔跑起来,借助马势,去迎击和尚的凌空下击,否则他就要吃亏了。他不怕和尚的力气,甚至他本身的气力还要比和尚悠长,但胯下的战马,却吃不住这样一次次的狂击。

    狼牙棒与大刀再一次碰撞,两位武道高手的碰撞,让他们四周的士兵跌做了一团,和尚再一次盘旋飞开,这一次,却是落在了人头上,每一次踩下,脚下都是一个蛮兵头盔下陷,眼眶突出,脖颈断裂而死。

    目睹此景,慕容开山勃然大怒,猛然挥棒,将几个扑上来的锐金营士卒打飞,策马又冲向了和尚。

    再一次暴响在战场之上回荡。

    两员主将较上了劲儿,但战场之上的形式却在向着锐金营倾斜。

    两部的身后,都有数十面大鼓擂响,但不同的是,蛮军的鼓声纯粹是助威,而锐金营的鼓声,却是指挥作战。

    余秀娥一直呆在和尚的军营之中,虽然没有名份,但却是锐金营不折不扣的另一员统兵将领,光是她曾单刀硬撑敌军战马的冲击,便让所有的士兵敬之为天人。

    这也是和尚敢于放胆冲锋的原因,也是他叮嘱余秀娥一定要在后方不要参战的原因。因为有余秀娥在后方,他的军队就不会乱。

    果然,随着余秀娥战鼓声音节奏的变幻,锐金营士卒的队形不断地变幻,散开,重组,虽然总人数远少于敌人,但他们总是能在某一个局部形成人数的优势,然后将对手一一刺死在当场。

    当慕容开山在与和尚硬碰硬数十击之后,终于省过神来观看战局的时候,却是又惊又怒,他引以为傲的军队,竟然已经被死死的压在了下风。

    要色是大团大团的人挤在一起无用武之地,要么就是被敌人切割包围,成为板上鱼肉。这一刻,他终于清醒过来,听到对方变幻的鼓音,看到锐金营士卒在每每鼓声一变之后,战斗队形也随之变幻,他终于明白,原来对方身后的那些大鼓才是这场战事的关键。

    摧马,挥棒,再一次将和尚远远击开,然后不再理会和尚,马刺猛叩马腹,破阵而出,一路狂奔向后方的余秀娥。

    余秀娥身边的百余名士卒同时拔下背上短矛,如雨一般的掷向慕容开山。

    狼牙棒舞得风车一般,将飞来的短矛一一挡开,战马如雷,迅逼近余秀娥。

    远处,和尚救援不及,只能大声吼道:“娥儿,小心啊!”

    余秀娥冷哼一声,一伸手拔起插在身边的大刀,怒斥道:“让开!”

    身边的士兵闻声,哗啦一声向着两边闪开,对于这位将军夫人的脾气,他们是深有体会,在军营之中,他们怕将军,将军怕夫人,所以,他们也很怕夫人。

    余秀娥提刀而出,先摸了摸肚子,“小宝贝,看你娘砍人。”

    然后,她跳了起来,这一跳,跳得比和尚可高多了,双手举刀,大刀在空中划过一道残影,劈向慕容开山。

    “去死!”她娇喝道。

    看到那一刀的威势,慕容开山吓了一跳,使出浑身力气,一棒迎上。

    暴响声中,慕容开山的狼牙棒头当场断为两截,胯下战马一声哀嘶,四蹄尽折,慕容开山倒撞下马,口喷鲜血,一跃而起,满脸骇然之色,看也不敢再看余秀娥一眼,拖着半截狼牙棒,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一个后空翻落在地上的余秀娥,却也并不追赶,“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你撞来,真是找死!”

    单手将刀插在地上,脸上怒容尽去,一丝笑容又浮上脸庞,单手抚着小腹,“宝贝,你娘可比你爹厉害多了。”

    身周,所有士兵满脸钦佩之色,他们的将军与这个蛮子将领硬碰硬了几十记,每一次都被这蛮子给打得大鸟一般飞了起来,但与将军夫人一记硬碰硬,立马就马折棒断,由不得人不服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还不去痛打落水狗?”余秀娥瞪了他们一眼,“站在这里干什么,莫不成我还要你们保护不成?”

    百余大兵下意识的答应了一声,提着长枪便向前方冲去,跑到一半才想起来,貌似将军的命令是让他们保护夫人呢?不过,将军夫人真需要他们保护吗?

    管他呢,反正已经跑了一半了,山下蛮兵随着慕容开山狼狈而逃,士气尽去,此时已经开始溃退,正是痛打落水狗的时候。

    慕容开山怎么也不会想到,他刚刚想去杀的那个女人,才是锐金营的第一高手,堪堪已经踏进九级高手的余秀娥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()
    《马前卒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