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四百二十一章:利诱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大年三十,晚上自然是要守夜的,今天的太平城,可是异常热闹,特别是在城主府正大门前的广场上,更是人山人海。<随-梦>小说щww.suimeng.lā沙阳郡的郡守权云专门请了郡里最负盛名的戏班子到太平城来唱戏,一来是庆贺节日,二来也是祝贺秦风与昭华公主闵若兮以及孩子一家四口团聚。权云作为一个老牌子官吏,不仅能力相当卓著,在这些细微末节之上也是相当的细心。倒也谈不上拍马屁,花费不大,却能让上上下下所有人都开心,又何乐而不为呢?

    权云以及五大家族的核心人物在今夜都齐聚太平城,共贺春节,这对于太平城来说,倒还是第一次迎来如此多的大人物,戏台的一侧,葛庆生早就搭好了一个大大的包箱,以供这些头面人物们能够坐在内里舒舒服服的看戏。

    包箱正中的位置,自然是属于秦风与闵若兮的,两人的另外两侧,坐着程务本与瑛姑,再往两边,坐着的是舒畅与刘老爷子,第二排居中,坐着的却是权云与葛庆生,王厚,而像五大家族的族长之内,便只能坐在后排靠边的位置了。包箱之内的坐次,便能让人一眼看出这些大人物在太平军之中的位置。

    葛庆生很有些感慨,想当初,他只不过是一个个的丰县县令,却在短短的两年时间内,成了与权云平起平坐的人物,不得不说,人生的际遇,当真是奇妙得紧。当初那些他需要仰视的五大家族的核心人物,现在却只能坐在他的后面了。

    包厢里的大人物们对于戏台上的戏并不怎么感兴趣,那是一出讲述清官八府巡案替民伸冤的故事,演到**处,舞台前方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。

    老百姓是相信这个的,盼望一个能替他们作主的清官,自来就是他们最高的奢望。

    但在包厢内的这些大人物看来不免有些可笑,先不说八府巡案这个官职根本就是不存在的,便是这种手持尚方宝剑,不管官职大人,统统一刀削了的这种剧情,也和现实完全是两个模样。

    不过老百姓喜欢那便好了。

    众人并没有怎么关注台上的戏,倒是将头凑在一起压低了声音窍窍私语,于他们而言,今天是一个极好的社交场合,可以见到平素不怎么能轻易见到的人物,多说几句话,拉近一下感情罢了。

    秦风经历过堪称史上最大冤案,对于这种清官把戏自然更是哧之以鼻,像戏台之上的这种官员,真到了现实中,绝对活不过一年就会死翘翘。

    他坐在这里,更喜欢看得是百姓们穿得花团锦簇,一个个红光满面,这让他有着很强的成就感,而这种成就感,可不是当初他当一个校尉能获得的。那时的他,每打赢一仗,便很满足了。

    坐在不同的位子上,满足感的来源自然就不同。

    “庆生啊,这戏班子在城里一共演几天啊?”秦风偏过头去,问身后的葛庆生。

    “将军,一共三天。”葛庆生笑道,“权郡守这是送戏下乡呢,我们太平城,可真还没有这么高水平的戏班子,草台班子倒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葛城主说笑了。”一边的权云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戏着实不错,头让他们去各个村里也去演上一场,不能只让城里的人饱眼福啊。权郡守,需要多付的钱,找庆生要。”秦风笑道。“普天同乐嘛,让所有人都能感受一下这年景。”

    权云笑了起来:“一个戏班子,需要多少钱?能让将军关注他们,可比给多少钱都值得。头让他们去太平城周围的村子挨个去演一场,哪里还能让葛城主花钱,这不是打我的脸吗?”

    “那敢情好!”不等秦风说话,葛庆生已是连连点头:“那我代这周边的村子先谢谢郡守了。”

    秦风嘿嘿笑了起来,葛庆生像极了一个守财奴,连这点儿小钱也要省,不过想想他面临的事情,倒也不怪他精打细算了。

    “权郡守啊,今年沙阳郡丈量田地,同时开始推行商税,财税大幅度增加,你功不可没啊!”秦风轻声道:“转年,便要大规模用兵,到时候钱便如水一样的花出来,没有你那儿打底儿,我可真就要心里惴惴呢!”

    “将军谬赞了,我不过是一个执行者,将军才是掌舵人呢!”权云将头凑了过来,轻笑道:“没有将军的威仪,没有将军在战场之上的节节胜利,想要那几家让出这些利益来,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权云所说的那几家,自然便是沙阳五大家了,沙阳的商业几乎都掌控在这几家手中,但随着秦风率领的太平军节节胜利,他们也看到了更为光明的前景,至少一个长阳郡落入掌中,便会让他们的市场扩大了几乎一倍,虽然长阳郡现在还很凋蔽,但只要有地盘,有人丁,迟早是会赚大钱的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有了这些,大家才肯让出利益来。他们现在也看清楚了,只要太平军节节胜利,下一步拿下正阳郡,那大家才真的会发大财,正阳郡可不是长阳郡,那是紧靠着越京城的富饶所在,比起沙阳郡更有钱。

    动兵,抢地盘,自然是需要钱的。现在的让利,在五大家看来,便如同商业之上的投资,而且以现在的态势看起来,这笔投资的风险极小,小风险,大收益,这样的事情不干,他们不是傻瓜吗?

    而在秦风看来,这也是两利的事情。他不想进行太过于暴烈的改革,对于沙阳五大家,他更多的是利诱,将他们捆上自己的战车,利益相同,自然便能目标一致,沙阳这么多年来,已经习惯了五大家的统治,如果强行改革,只会让沙阳大乱,对谁都没有好处。

    用更广阔的市场,更大的地盘,更多的利益来引诱五大家心甘情愿的服从于自己的改革目标,一点一点的慢慢地来蚕食他们,是更为有利的事情。

    长阳郡被莫洛几乎找残了,找不到可以跟五大家相抗衡的有实力的人物了,但正阳郡就不同了,拿下正阳郡的同时,要吸引更多的一些有实力的人物加入到这个集团之内了,慢慢的摊薄五大家在太平军中的实力,影响力,最终让他们无法再左右自己的思路,才是秦风真正想干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藏在内心深处的想法,现在自然不会透露一星半点儿,这就像温水煮青蛙,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加温,等到他们明白过来的时候,却因为与太平军绑得太深,而无法跳车了。

    权云作为一个老牌官僚,或者已经大致猜出了自己的的一些思路,这一年多来,他已经在慢慢的向自己靠拢,开始疏远沙阳五大家,在一些政策的实施之上,他丰富的施政经验,更是弥补了秦风在这个方面的不足。

    要说在施政的手腕之上,不论是葛庆生还是王厚,比起权云来说,都还是差得太远。手腕灵活,圆滑通达,直的不行,他绕个弯甚至几个弯都能在最后达到想要的目的,这份手段,便是秦风也是佩服不已。

    秦风只负责大的方略,而权云则会想方设法将这些方略真正变成现实。

    拿下正阳郡之后,太平军必须要进行一次大的机构改革了,而权云,则是秦风心目之中的施政第一人。如果非要拿一个官职来比较机构改革之后的权云的地位的话,那就应当相当于一国之首辅。

    程务本就坐在秦风的身侧,秦风说话声音极低,可他自然是听得清楚的,微笑着一语不发,眼睛看着戏台,脑子里却在转悠着。

    秦风是一个极聪明的人,他岂会不知道他的说话,都会被自己听到,所谓的明年要大规模动兵,自然是经自己发出的一个信号。

    大规模动兵的目标当然不会是宝清,而肯定是越国,首当其冲的便是正阳郡,现在秦风麾下大将甘炜,已经从顺天军手中将那几个县抢到了手中,明年,目标就是正阳郡全郡了,拿下了正阳郡,秦风的实力将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而越国,则将大乱。洛一水,秦风两人,将会将越国捣得稀巴乱。

    而自己所要做的,就是保持着与秦风的联系并慢慢地修正他这条大般的航向,让他成为大楚最有力的臂助。

    看起来似乎是不可能的任务,但如果不去做,又怎么知道一定会失败呢?即便秦风不倒向大楚,但如果秦风真正取代了越国,那对大楚也是一件极好的事情,以秦风的个性,必然是不会仰齐人鼻息的,而齐人的志向却是一统天下,双方自然也会冲突起来。

    千面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包厢里,轻手轻脚的走到秦风跟前,默不作声将手里的一张纸递到秦风手里。

    扫了一眼纸上的内容,秦风脸色微微一变,转头对闵若兮低语了几句,起身离开了包厢。身后,千面走到程务本的身边,道:“程帅,将军有请。”

    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:,或者直接访问网站
    《马前卒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