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三百九十章:困窘的楚军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宝清港,江涛与马向南并肩而立,原来有物资船到港,都是马向南处理,江涛并不理会这些事情,但今天有些不同,从楚国的第二批援军已经抵达,作为宝清军事上的最高负责人,江涛便也到了港口。[随_梦]小说WWw.SuiMеng.lā

    现在的宝清港与二年前已是大不一样,虽然还不能尽复大唐时期的盛况,但也能看一些复兴的苗头。港口已经大致完工,虽然是数九寒冬,但码头仍旧在赶工,一块块条石被吊着缓缓的移向新的位置,落下,镶嵌,加固。将原本的土坎变成石坎,使其更加牢固。

    而围绕着码头,一排排的土坯房,茅草屋港口的栅栏外一直延伸到远方。有人的地方自然就有生意可做,更何况,这两年来,宝清港口一直便在大兴土木,这也给宝清人带来了新的机遇。

    大匠都是从大楚过来的,但下力的苦工自然要在本地找,慢慢的,这里汇聚了众多的人群,一间间房子就这样兴建了起来,土坯房是一些商家建起来临时做生意的,而茅草屋,则大多是来这里寻一口饭吃的百姓建起来的。

    从最初的不想被饿死,到现在口袋里多少有了几个余钱,宝清港口也就慢慢的兴旺了起来。比起宝清县城犹要兴盛几分。

    每当看到有大船在海上出现,港口里无论百姓还是商人,都会兴奋起来。船一到港,物资要卸下,这便需要人手,水手要放松,商家便有了生意。

    当大海的尽头出现点点帆影之时,码头之上顿时忙碌了起来,一批批扛着扁担,肩上挽着绳索的苦力争先恐后的挤到港口的入口处,举起手里的木牌给把守的士兵检验,然后才能进入到真正的港口区。

    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进入到这个军事重地的,到了宝清,想要吃上这一口苦力饭,可也得经过考察才行。

    与这些衣裳褴褛的苦力汉子相比,另一群人则更加显眼,那是一群女人,穿红戴绿,脸上抹着廉价的胭脂,红得有些刺眼,一群群挤在栅栏处,眼巴巴地看着远处的大船,只有新的水手上岸,她们才有更多的生意可做,才能活下去 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可怜,这些人原本大都是良家妇女,但莫洛起事,绝大部分的青壮随着莫洛远征沙阳,回来的却是极少数,一些留在家里的妇孺为了活下去,便不得不开始做起这一行当,这倒是让宝清的青楼行业格外的兴旺起来。

    乱世之中,人命如狗,为了活下去,廉耻不得不先放到一边了。

    宝清现在形式很不妙。顺天军的内乱,让马向南和江涛始料不及,以前的计划瞬间便破产了,所有一切都是推倒重来,但问题是,太平军会给他们这个机会吗?陈家洛,章孝正两个战营封住了宝清唯一的出口,现在的宝清,两面是大山,一面是大海,另外一面,就是虎视眈眈的敌人。

    更为严重的是,宝清是典型的七山一水二分田的地貌,粮食是最大的短板,而莫洛从长阳郡撤出时,将长阳郡城的壮丁壮妇几乎一卷而空,十多万人被裹协着进入宝清之后,宝清人是有了,但粮食却没有。这给马向南造成了极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有粮则稳,无粮则乱,这是任何一个官员都不得不考虑的问题,但莫洛偏生就没有考虑到。现在的宝清,除了眼巴巴地看着大海,再无别的盼头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还可以打出去,但没有足够的军粮,怎么打?顺天军的内部火并,让士气低落到了极点,又如何去应对如狼似虎的太平军。

    那可是一支现在士气正旺的军队。

    陈家洛,章孝正都不是好惹的,特别是章孝正,更是出身楚军正规军,对于楚军的作战方式,作战习惯,一清二楚。没有绝对的把握,江涛根本不可能拿手里的这点军队去与对方硬撼,而莫洛的手下,那还是算了吧,除了给太平军增添更多的劳力壮丁修建围困宝清的阵地之外,真没有多大的用处。

    “莫洛根本就扶不起来。”马向南有些苦恼地看着愈发清瘦了一些的江涛,“昨天又派人来要粮,言语之间,竟是不无威胁之意了。”

    江涛抽了一下鼻子,他身体单薄,平时都很少出屋子的人,今天站在码头上吹了好一会子风,便觉得鼻子有些塞住了,说话也带着浓重的鼻音。

    “不必理他,他也就是威胁罢了。他很清楚,如果离了我们,他活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人是一个典型的江湖流氓,做事不管不顾,冲动起来,啥都能干,你可不能以常理来度之,此人自视甚高,但又连遭败绩,现在性子可是暴戾得很,万一逼急了,真做出什么来,我们可是哭都哭不出来,到时候出了扬帆出海,就当真没路可走了。”马向南提醒道。

    江涛冷哼一声:“马公,你以为我当真没防着他吗?别看他现在人不少,但想打下港口来,却是休想。这个人是不能指望了,他刚到宝清的时候,我要他将鲍华立即正了军法,给马喆一个公道,也给士兵们一个震慑,他居然理出不理我,现在鲍华仍然在他面前如鱼得水,嘿,这样一个人,赏罚不明,用人唯亲,如何成得了大事?”

    “可我们除了指望他,还能指望谁?”马向南苦着脸道。

    江涛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,“我已经派人去找章孝正,也派了人去找甘炜,他们都是过去大楚的军官,如果能说得他们反正,这盘棋还有得下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秦风之事?”马向南犹豫地道:“这两人可是秦风的心腹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死人,能及得上现实中的荣华富贵?”江涛道:“他们当初不得不逃亡,也不过是因为朝廷将他们列为了钦犯,他们不逃便是一个死,现在自然不同了,我许下了他们大富贵。”

    “能答应当然是好,我就怕他们不理会啊。”马向南叹道。

    江涛转头看着马向南,突然道:“马公,你来越国比我早多了,有一年半了吧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 。”

    “可曾想念家乡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?离家千万里,如何不思乡?”马向南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,“原本想着建功立业之后衣锦还乡,现在看起来倒有些像一场梦了,还将自己困在了这里,能不能活着回去都成了问题。”

    江涛没有理会马向南的感慨,转头看着茫茫的大海:“他们也是楚人啊!离家千万里,如何不思乡?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吧!”马向南点头道:“如果真能说降二人,这莫洛,倒也可有可无了。”

    码头之上突然爆发出来的欢呼之声,打断了二人的谈话,两人转头看向海面,脸上也是露出了喜色。

    “盼星星盼月亮,总算是将他们盼来了,可足足迟到了近半个月。”马向南喜道:“这一批援兵和物资一到,一来可以缓解宝清的粮食危机,二来也可震慑莫洛,让他不敢乱来。咦,江将军,你怎么看起来不高兴的样子?”

    “船的数目不对!”江涛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,“起码少了三分之一的船。”

    江涛一语惊醒喜悦之中的马向南,细细的数了数已经越来越近的船只,脸上的喜色也顿时少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这还用说,你只需看看船的伤痕就可知道了,齐人既然知道了宝清的存在,又岂会容我们如此轻易的增援,必然是要在海上阻挠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的水师如何是我们的对手?”

    “不是对手不见得就不能下手!”江涛摇头:“看起来我们损失不小。”

    “总算绝大部分还是来了,我们损失不小,他们肯定损失更大。”马向南重重的吐一口气,道。

    说话间,第一艘大船已是缓缓靠近了码头,宝清码头整修了差不多一年,终于能让这种大海船靠上来了。

    伴随着阵阵海浪扑上码头,海船微微摇晃了一下,终于停稳,正如江涛所说,船身之上,到处都是破损的痕迹,有些明显是在航行途中临时修补的,就像是一件新衣服上打了几个补丁,要多显眼有多显眼。

    一个人出现在甲板之上,微笑地看着江涛。

    初时看到这个人,江涛几乎以为自己看花了眼,正在伸手揉眼睛的时候,马向南已是惊叫起来:“程帅!”

    程务本从高大的船头一掠而下,晃眼间便站在了两人的面前,他可不是江涛这样弱不禁风的书生,而是实打实的九级巅峰的修为。

    “程帅,您,您怎么在这支船队里,先前没有说起啊?”

    “我是坐着快船日夜兼程赶上船队的,他们在海上与齐国水师交锋,延迟了行迟,昨天才被我追上。”程务本微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您,您怎么到宝清来了?”江涛仍是难以明白。

    “事情有变,我不得不来,此事说来话长,以后再说吧!”程务本拍拍江涛的肩,“这一次可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惭愧,搞砸了朝廷交下来的事情,正要向程帅请罪。”江涛红着脸,低下头。

    “长阳郡之事,非战之罪也。”程务本微笑道。
    《马前卒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