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三百八十九章:风雪之中的别离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闵若诚的死,彻底击倒了闵若兮。[随_梦]小说WWw.SuiMеng.lā

    即便在得知了所有的一切都是闵若英在背后设计,算计了大哥闵若诚,算计了左立行,算计了西部三万边军,甚至也算计了自己。但闵若兮心中却总是还存着最后的一点念想,不管怎么说,闵若诚还活着,相比起其安国家争夺皇位的兄弟残杀,二哥还是有那么一丝丝温情在里头的。

    但闵若诚死了,将这最后一层遮羞布也彻底的撕掉了,聊以安慰闵若兮的最后那一点点念想也在砰然之中,掉落地上摔成了粉碎。

    她哭得撕心裂肺。死掉的不仅仅是她的大哥闵若诚,还有闵氏家族最后的亲情。

    不知该怎么安慰闵若兮,秦风只能紧紧地搂都会这个哭得梨花带雨的女人,让她在最为脆弱的时候,有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。

    门打开了,瑛姑出现在门前,看着这一幕,伤心之中也有一丝丝安慰,幸运的是,这个时候,闵若兮还有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。

    郭九龄出现了,怀里抱着一双娇儿,无言的,他走到闵若兮跟前,蹲了下来,两个孩子听到闵若兮的哭声,也跟着哇哇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孩子的哭声让闵若兮从极度痛苦之中稍微清醒了一些,从郭九龄的怀里接过两个孩子,将他们紧紧的搂在怀里。

    洛一水出现在屋里,在他身后,是杨致。所有人都看着闵若兮。

    “秦风,带我走吧,离开楚国,离开上京城,远远的,再也不回去了。”她仰起头,道。

    秦风用力的点头:“好,我们走,离开楚国,离得远远的。”

    沉寂了多日的风雪再一次的肆虐起来,风夹着雪,漫天飞舞,数步之外,便几乎看不清人影,这样的天气,实在是不宜出门,但在风院之中的这个小院外,一行数人却是打点好了行装,依次走出了大门 。

    瑛姑抱着小文,杨致怀里抱着小武,看起来他似乎很享受小武有些信赖他的样子,说也来怪,小武一到他手里,便不哭也不闹,倒是秦风抱着的时候,立时便哇哇大哭,这很伤秦风的自尊。也让杨致得意洋洋。你的儿子,却跟我亲,气死你还不用偿命。

    院子外,与昨天一样,罗良带着大大小小上百员武将列队于外,风大雪急,武将们却如同铁铸一般凝立不动。

    “公主!”罗良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闵若兮冷漠地看了他一眼,对其极是痛恨,二哥闵若英变成现在这样,跟眼前这个人绝对脱不了关系,如果依从她的本愿,恨不能当场便其击杀。

    但罗良是大楚东部边军的统帅,当这样杀了他,只怕天下立即大乱,大楚便也危在旦夕。纵使决定离开,但这些牵挂又如何能真正让她全然抛置脑后。

    “你告诉二哥,既然他想当孤家寡人,那便去做吧,从此他没有我这个妹妹,我也没有他这个哥哥!”闵若兮清冷的声音在风雪之中响起。

    罗良身后,一阵阵甲叶相撞之声,闵若兮的声音并不小,在场的将领们都是武道上的好手,个个耳聪目明,自然是听得一清二楚,公主与陛下公然决裂,这对于他们来说,自然是极大的震撼。

    罗良却是不以为意,微笑道:“公主殿下这些日子四处奔波,也是累了,很多事情,殿下现在或者想不通,想不透,但想来以后公主定会明白这其中的苦衷。殿下要外出游历一番,散散心,也是好事。有秦将军,大姑陪伴在侧,臣等也不必担心殿下的安全,但不管殿下到了那里,一封书信,大楚二十万东部边军,必然是站在公主殿下之后的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下,接着道:“陛下那边,臣会上书阵情,陛下对公主殿下向来是兄妹情深,想来不管殿下到了哪里,陛下都是挂怀的,等殿下心情好些了,再与……再与秦将军还有小皇子小公主回到上京,陛下也一定会热烈欢迎的。”

    闵若兮忍住了眼中的热泪,“从此天高路远,不必再见了。”她低下头,黯然神伤,“罗良,屋子里我给母后留下了一封书信,你替我呈给母后吧!”

    “是,殿下。殿下,您不对皇上再说些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“跟他,我没有什么好说得了!”闵若兮看了罗良一眼,“罗良,你们好自为之吧。”

    丢下这句话,闵若兮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秦风走了数步,转头看着罗良:“罗良,终有一天,我会斩下你的狗头,祭奠西军三万英灵。”

    罗良微笑:“秦驸马,我深信这一天必然不会出现,我也坚信,终有一天,我们两个会并肩站在战场之上一齐与强敌战斗。”

    “做梦!”秦风冷哼一声,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洛一水扫了众人一眼,冲着罗良抱抱拳,罗良亦是恭敬的还了一礼,洛一水身份大不相同,以前在越国,与罗良现在的地位也是差相仿佛。

    杨致抱着小武,却是走到了一直远远站在另一侧的傅抱石身边。

    “师伯,我去了。”深深的弯下腰去,杨致向着这位几次三番救了他性命的师伯叩下头去。

    傅抱石点点头,“虽然你破门而出,但我与掌门都知道你的苦衷,所以这件事便也作不得数。不管一了哪里,别忘了你是万剑门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伯。”

    “看你终成大器,性子也沉稳了许多,杨一和泉下有灵,也当安慰了 。”傅抱石看着杨致,却是有些欣慰。“傅某人也算对得起与他相交一场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师伯一直以来的照拂,下一次见面,却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。师伯,罗良此人,阴险毒辣,你得当心他。还有闵若英,也是那种最无情之人,师伯一定要小心在意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没事的。”傅抱石淡淡一笑,“倒是你,虽然进了九级,亦算得这世上少有的高手,但仍需记得,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进了九级,方知天下之大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会牢记于心的。”再次变腰行礼,杨致怀抱着小文,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最后走到罗良面前的是郭九龄,深深的看了罗良一眼,郭九龄重重的叹了一口气,抱拳一揖,转身欲行。

    “郭兄!”罗良突然道。

    “罗帅,郭某可当不得如此称呼。”郭九龄淡然道。

    罗良摇摇头:“皇上与罗某的有些做法,公主殿下不理解,但郭兄是久经沧海之人,当能悟出其中道理,这一次郭兄要追随公主殿下离去,罗某还想拜请郭兄,得空便劝劝公主殿下,毕竟血浓于水,殿下终是闵氏血脉。”

    郭九龄微微一笑:“我说这一次我闯了大祸,但陛下却对我不闻不问,想来定是罗帅又有了新点子,我这个残破之躯,你也还记挂着,罗帅当真是算无遗策啊。”

    “郭兄,别的我不说,但你可别忘了,那一年我们几人齐聚王子府,当着明月发下的誓言。这了这个目标,我们都须努力。”罗良正色道。

    郭九龄瞟了一眼罗良身后的杨青,淡然道:“罗帅,时过境迁,郭某现在这个身体,也活不了几年了,以后只想在那山青水秀之地,找个风水宝地,坐等大限到来,那些东西,于我而言,却是境花水月了。替我转告陛下一声,郭某于陛下而言,无愧于心。却不知陛下扪心自问,是否对得起郭某人。”

    长叹一声,郭九龄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看着郭九龄的背影,杨青向前一步,“这个老匹夫当真无礼。”

    罗良看了一眼杨青,“杨统领慎言,郭九龄可是你的前辈,当年我与他一起在陛下的王子府对着明月发誓的时候,你还不知在哪里呢?就算以后他变成了我的敌人,那也值得尊敬的一个人,为了陛下,他的确付出了很多,现在有委屈,那也是人之常情。不过此人为大楚效力了一辈子,又岂是说断就断得了的。终有一日,他还是会回来的,嘿嘿!”

    被罗良一抢白,杨青脸色红一阵,白一阵,有些恼火的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罗帅,你这一策,搞不好陪了夫人又折兵!”傅抱石慢慢的踱了过来,看着风雪之中一行人的背影,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“做任何事情都有风险,秦风是一头猛虎,如果没有公主殿下,我还当真不知怎么对付他?但现在给他上了一个笼头,哈哈,那可就对我们有利多了。这已经比我设想的好了不知多少倍了。”罗良大笑起来。“秦风只想着与陛下的血海深仇,但他的妻子却是陛下的妹妹的,他的一儿一女是陛下的侄儿侄女,这些关系,当真便完全无用么?”

    傅抱石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“程务本去宝清了!”罗良突然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陛下居然放程务本去了宝清?”傅抱石这一次是真的惊讶了。

    “殿下去了秦风那里,以江涛的资历,在殿下面前可真是直不起腰来,程务本可就不同了,他可是与先皇相交数十年的人,殿下在他面前,可也得称一声叔叔。”罗良笑道:“这叫人尽其用,陛下这一招,当真妙极。”
    《马前卒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