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三百六十五章:有时候,死比活更泰然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傅抱石沉默着将所有的棋子放进了棋盒,盖上盖子,将两个棋盒整齐的摆放在了棋秤的中间,收回手,交叉放于腹前,盯着罗良。~随~梦~小~说~щww~suimеng~lā

    “有把握?”

    罗良摇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会豪气干云的告诉我,你一切都准备好了,一定会获得最后的胜利。”傅抱石有些诧异,这不是罗良的性格啊。

    罗良哈哈大笑起来,看着傅抱石,认真的道:“傅公,你我虽然神交已久,但在现实生活之中,却交集甚少,在你眼中,我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?”

    傅抱石微微一笑,在昆凌关,罗良虽然是一军统帅,他只不过是一个客卿,但两人却是平等相交的。

    “你想听我说真话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活到我这个份上,能听到对我的真正的评价已经很难了,皇帝对我的评价我是不服气的。我想听听你的。”罗良认真的道。

    “公事之上,我不想多说,因为我不了解,但对于你个人,我一直都认为你是一个睚眦必报的真小人。我不喜欢你。”傅抱石一摊手,直率地道。

    “这一点我倒不反对,我就是这样的人,谁捅我一刀,我一定会想方设法捅对方十刀心里才舒服。”罗良道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很奇怪,你这种性子的人,怎么能在武道之上如此一帆风顺,居然也能踏入宗师之列?”傅抱石摇头表示不解。

    “我称之为执着。”罗良道:“先皇说我为达目的,不择手段,这是不错的,但正是因为这种执着,或者叫做偏执,虽百折而不悔的态度,造就了我的今天。”

    “执着到了一定的地步,倒也算是一种境界了,不过你的这种态度,只怕这世间,也没有几个人能学得来。”傅抱石虽然不欣赏,不认同,但却不得不佩服。

    “舍我无二。”罗良傲然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你当上了东部边军主帅之后,倒是有了一些改观!”

    “你错了,就我私人而言,并没有任何的改变。”罗良笑着道:“我最终的目标还是最初的那个偏执的初心,而为了达到这个目标,我就必须在过程之中做出一些改变,为了达到目标,做出临时的改变于我而言,丝毫没有难度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也坦然。当初你上任之后,大家都在猜你很快便会在边境挑起事端,制造事故,引起齐楚两国大战,但这近两年来,我却看到的是你的隐忍,这就是原因吗?”傅抱石问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罗良道:“如果我像你说的那样,那我不但达不到我的目标,反而会失败得很快,程务本在东部边军之中打下的烙印太深,不将他的痕迹消除,不将东部边军牢牢的掌控在自己手中,做到如臂使指,我如何与齐人斗?我们大楚军力比齐人弱,国力比齐人弱,这一点,我有着清醒的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幸运你还清楚这一点差距!”傅抱石道:“大战马上就要开始了,先锋会是谁?”

    “首战必胜,罗虎将率领火凤军率先出击。”罗良道:“这一次我们对齐开战是有理有据,所以第一仗我必须要打赢。”

    “首战便派出最强的部队,没有试探?”

    “用不着,试探那是弱者再做的事情,于我而言,拿着锋利的锥子,先将对方凿一个洞再说。”罗良道。

    “只怕你的这个性子,秦军的统帅也了解得很清楚。”傅抱石道:“我去罗虎那里,给他押阵。”

    “固所愿也,不敢请尔!”罗良大笑。

    “罗虎什么时候出发?”傅抱石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明天五更,罗虎便出发了,三天之后,将对第一个目标展开攻击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打赢了这一战,我会回来与你再下盘。”傅抱石从身边提起了自己的剑,转身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能赢你。”身后,传来罗良的大笑声。

    登县,杨毅临时的家中,郭九龄与杨毅两人已经在这里呆了好几天了,公主突然倒下,瑛姑带着她去了太平城,对于杨毅怎么处置并没有留下只字片语,而就郭九龄现在的状态,也根本无法对杨毅如何。而杨毅呢,也清楚的知道当自己隐藏的身份被发现之后,便再也没有脱逃的可能了,就算自己跑脱了,但自己的家人呢?他们既然能查到自己,那自己家人的藏身之所自然也早就暴露了。

    逃不了,也不能逃。他很清楚,以昭华公主的品性,不可能去为难自己的家人,只要自己不逃,郭九龄也不会去为难自己的家人,但如果自己跑了,那可就很难说了,至少郭九龄便会利用自己的家人来威胁自己现身。

    郭九龄是那种该狠起来的时候绝不会手软的人物。

    想通了这一切,心中反而坦然了,因为自己,死了无数的内卫探子,如果在大楚,这绝对是株连全族的大罪,现在如果能以自己一死而换来家人的从此太平,也算是赚了。

    这几天,他与郭九龄便呆在这幢房子里,喝酒,聊过去的往事,聊两人的人生,喝到醉处,便席地而卧,酒喝干了,杨毅便出去买,回来又再接着喝。郭九龄对于杨毅也完全是不管不顾,只管陪着他饮酒作乐。

    两人共事多年,但因为政见相左,在内卫系统之时一直是针锋相对,别说坐在一起喝酒谈人生了,私下里见面不互喷几句便是会大打出手,像这样和谐共处的呆在一起,当真是很难想象的事情。

    对于杨毅数天不出现这样的情况,驻扎在登县的齐军也早已习已为常,这位副将脾气古怪,严苛得令人发指,他不来,谁也不敢去叫他,大家也不想去叫他,这样的寒冷天气,副将不来主持训练,大家正好偷懒呆在温暖的营房里呢!

    对于杨毅现在的状态,郭九龄心中很清楚,对方已经不想活了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结果,郭九龄心中又是欣慰,又是难过。欣慰在于,面前这个人出卖了无数内卫同僚,让他们一个个死于非命,让无数的家人失去了儿子,失去了丈夫,这样的人,百死难赎其罪。难过却是因为眼前这个人,为大楚卖命半辈子,立功无数,但最后,却被像一张草纸一样的被轻易抛弃,在某些人眼中,杨毅也好,他也好,都是随时都可以出卖的人,他们无足轻重。

    就这一点而言,他与杨毅同命,却不同运。

    自己还活着,活得理直气壮,杨毅虽然也活着,却活得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与其如此活着,不如快些死去。

    这样于他而言,更是一种解脱,对于一个良心还未完全泯灭的人来说,做下这样的恶事之后,内心的煎熬会让他如同在九幽地狱之中魔鬼之火的炙烤。

    窗外,漆黑的夜空里,寒风之中突然传来夜鸢的鸣叫,郭九龄脸色微变,那是他留在城中的哨探在向他发出紧急的信号。

    霍的站起来,走到窗边,推开窗户,捏着嗓子,回应了几句,片刻之后,两道身影从黑暗之中现身。

    郭九龄一眼便看到了走在最前面的符江,脸色顿时一变,符江是杨青的直系属下,他到了这里,自然也意味着杨青已经知道了这里的一切。

    符江的样子有些狼狈,浑身泥水,满脸疲惫,显然,长途的奔波让他也受尽了苦头。

    “郭统领。”他抱拳向郭九龄行了一礼,转头看见杨毅,脸上并没有丝毫讶色,居然向对方也行了一礼:“杨统领。”

    杨毅苦笑一声,别过头去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来这里?”郭九龄看着符江:“杨青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郭统领,出事了,我们在追查你们下落的时候,找到了卧牛山,但我们去晚了,那里被齐国鬼影突袭,所有内卫都死了,彭武也只剩下了最后一口气,小皇子和小公主都被鬼影儿抢走了。现在杨统领带兄弟们正在追,恐怕现在已经进入齐国境内,齐楚大战,必将因此展开。公主殿下在哪里?”

    郭九龄脸色剧变,“你,你说什么?你没有开玩笑?”

    “郭统领,这样大的事情,我敢和你开玩笑么?”符江厉声道:“或者几天之后,你便能听到齐楚两国边军已经正式开战的消息!”

    郭九龄身子猛然震动,齐楚开战早已是意料之中的事情,但小王子和小公主被鬼影抢走,这件事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不同的人,出于不同的目的,关注的事情重点自然不同。

    他不发一言,大踏步便向外走去,符江看了一眼内里的杨毅,也紧跟上了郭九龄的脚步,他倒想杀杨毅,但他清楚,以他的能力,贸然出手,只不过会让自己变成一具死尸。

    走到门边的郭九龄突然转过身来,看着杨毅,“杨毅,有时候,死了比活着更泰然,我不送你了。”

    符江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两人一眼。

    看到两人走出门去,杨毅缓缓的坐了下来,伸手提起酒壶,仰脖子将壶里的酒一灌而空,突然笑道:“你说得不错,有时候,死了更泰然,我是该死的,能让家人从此平安,我已经赚了。”

    丢下酒壶,举起手来,手起掌落,重重地击在自己的头顶要穴之上。

    (今天偶尔看了一下书评,书友叶草花木说到了里面武功系统与军事小说之间的问题,想了想,觉得很有道理,虽然自己努力在弥合这之间的一些问题,但很显然,做得还不够,我会想法子来改变,后面或许会出现与前面有些矛盾的地方,主要是在限制超级高手的能力方面,请各位书友谅解。)(未完待续。)
    《马前卒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