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三百四十三章:胜负一念间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风雪骤天,天空出现片片亮光,狼狈奔逃的6一帆终于能看清楚自己的部队了,那真叫一个欲哭无泪,视野之内,尽是丢盔弃甲,抛弃旗杖的士兵们,满山遍野的乱窜,有的一边跑一边出声嘶力竭的怪叫,有的跑着跑着就直接往那些枯黄的草堆之中一扎,半截屁股却高高撅起,更多的则是往两边大山之上跑去,可那山上多日无人行走,积雪极深,一旦拐开了大路,一脚下去,积雪几乎要没过膝盖,那里还跑得动。{随}{梦}小说 щww{suimеng][lā}

    眼睁睁地看着这些士兵被身后追来的人一刀劈死,血溅当场,6一帆郁闷得直想大叫。身后,兴奋的顺天军士卒嗷嗷叫着,有的甚至脱掉了上前,光着膀子挥舞着刀枪,一边跑一边肆意地砍杀着已经失去斗志的叛军。

    “大柱,大柱,你这该死的,你究竟在哪里?”6一帆这个时候心中唯一的念想,便是那个应当出现接应他的太平军将领,大柱。

    绕过这座大山,眼前豁然开朗,一大片平整的白茫茫的地界出现在6一帆的面前,那是结冰的平度河,不过更让6一帆欣喜若狂的是,是那一片白茫茫的世界中出现的另外一副景象。一支军象森严的军队,刀枪如林,森然屹立于他的前方。

    “往两边走,往两边走!”这个时候,6一帆终于想起了自己作为一名主将的责任,他停了下来,挥舞着手里的大刀,拼命地喊道。

    此刻,绝不能往大柱已经列好的阵容前奔逃,那会冲乱大柱的阵容,搞不好大柱会毫不容情的一轮箭雨,将自己这些好不容易生存下来的士卒射得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逃兵们脑袋清醒的,此时已经自觉得一分为二,向侧翼奔跑,而有昏头涨脑的,却仍在没头苍蝇一般的向前逃亡。

    隆隆的鼓声骤然之间响起,雷霆般的呐喊响彻天地间。

    “两边走,两边走!”数千人同声呐喊起来,那些已经被吓破了胆子的逃兵,被如此巨大的声音终于唤醒了过来,停步,抬头,看到远处飘扬的自家的军旗,脸上的表情不知是哭是笑,迟疑片刻之后,终于还是向着两边奔跑而去。

    鼓声再起,巨大的呐喊之声再度响起。

    “前进,前进!”

    五千余叛军在大柱的指挥下,开始向前缓缓推进,整个队形呈一个三角锥状,顶在最前面的,却是五百名秦风的亲兵。身着黑甲,手持大刀,面无表情。在他们的身后,五千顺天军叛军列成了十数个三角锥状的队列,紧紧地跟着最前方的先锋。

    鲍华猛勒战马,看着前方出现的军容整齐的军队,缓缓推进的队列,犹如晴天霹雳,恰好便落在自己的头上。

    而更让他心惊如冰的是最前方的那一支队伍,黑甲,统一样式的大刀,沉默着面无表情似乎僵尸的表情,这支队伍他见过,那是太平军。

    “太平军!”他失声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在他身边,追得兴起的顺天军士兵潮水般的向前涌去,追得太猛了,实在刹不住脚。

    身边响起战马的长嘶声,一马人立于鲍华身侧,咚的一声响,两只前蹄重重的踩在积雪之上,随即传来马喆有些惊恐的声音:“哪里来的军队?”

    “太平军,太平军!”鲍华听到了自己牙齿上下敲击出的格格声响,对于他而言,对方这支军队给予他的经历实在是太恐怖了。

    “太平军?”马喆失声大呼起来:“他们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两名顺天军将领短短的几句对话之间,双方已经重重地对撞在了一起,刚刚还势如破竹,军心如虹的顺天军便如同阳光之下的积雪,纷纷融解于黑色的阵容之前,一柄柄大刀扬起,劈下,血肉飞溅。

    “走,走,撤退,快,回到平度城去。叛军早就跟太平军勾结在一起了。”鲍华大呼着,策转马头,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“鸣锣,鸣锣撤军!”马喆也大叫了起来,两员将领几乎不分先后,转身便逃。

    半夜时间,两支军队攻守易势,追击者变成了逃亡者,而先前亡命逃亡的人,此刻却是摇身一变,成了夺命者。

    不过双方此时的状态可大不一样了,先前,6一帆的部队逃亡,至少在体力方面,与追击他的顺天军相差无几,大家都先打了一架,然后再逃跑。黑灯瞎火的,双方也都跑不了多快,可现在不同了,半夜的熬战,奔跑,双方的体力几乎都到了身体的极限,此时另外一支养精蓄锐良久的军队突然杀出来,这对于另一方来说,打击不仅仅是身体上的,还有心理上的。

    “自由杀敌,自由追击!”大柱厉声吼着,此时的情形,似乎已经不必要保持严密的阵形了,敌人的体力已经到了极限,先前胜利的渴望支撑着他们的身体,现在嘛,用强弩之末来形容他们,是再合适也不过了。

    先前6一帆所部表现出来的状态,转瞬之间便出现在顺天军士兵身上,不过此刻却已是天色大明,想撅起屁股学乌龟可不太容易了。

    半道之上,一些先前逃跑是掉了队,躲到一边掉了队的叛军士兵们,还没有从死里逃生的喜悦之中回过神来,便看见先前追击他们如狼似乎的顺天军,此刻却惊慌失措大呼小叫的原路奔逃了回来,而后方,他们自己的旗帜却正在迎风飘扬。

    张大了嘴马愕然半晌的他们,突然之间便跳了起来,从身边捡起自己的武器,胡胡呼叫着从侧翼杀了出来,切进逃跑者的队伍里。

    这些人数量并不多,但却足以给顺天军造成更大的混乱。

    “太平军来了,太平军来了。”奔逃之中的鲍华嘴唇哆嗦着,不停的念叼着这一句话,心里痛悔交加,如果早知道太平军已经与叛军联合在一起到了他的面前,打死他都不会出战的,可是现在,一切都晚了,回望着身后,先前士气如虹的军队此刻早已经溃不成军,他甚至能看到那支黑色衣甲的军队,距离自己已经不远了,而很多自己的军队,此刻甚至被抛到了远方。

    “完了,完了,如果军队损失严重的话,平度城还守得住么?如果平度城守不住,那叛军就可以直接兵临长阳郡城之下,更重要的是,如果让叛军兵临长阳郡城之下,那屯集在郡城内的补给将无法运送到另外两支军队之中,如果事实当真如此的话,那顺天军离失败还会远吗?”

    心中犹如毒蛇撕咬着,此时他突然想起江涛的叮咛,不要出战,坚守平度城即可。自己为什么不听,为什么不听啊?

    “鲍将军!”身边突然传来马喆惊恐的声音。“平度城,平度城!”

    抬头看向出现在眼前的平度城,城仍然还是那一座,但城头之上飘扬着的旗帜却再也不是他熟悉的顺天军旗帜了,现在城头上飘扬着的却是太平军的军旗,他们已经肆无忌惮的打出了自己的军旗了。

    城头之上,一黑袍将领提着大刀,双腿开立于城垛之上,正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没了,没了!”马喆失魂落魄地道,身边的鲍华更是呆若木鸡,一切都是圈套,都是为了将他们诱出城去,可现在明白还有什么用?可这不是自己的错,如果早知道太平军早就与叛军勾搭在了一起,他是绝不会出战的。这都怪上头情报不明,才让自己栽了如此大的一个跟头,如果自己的对面仅仅只有6一帆,那胜利肯定是属于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回郡城,回郡城去!”他疯狂的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一拨马匹,鲍华绕城而走,纵马踏上了平度河的冰面,向着对岸奔去。身后,一群群的溃兵追随着他们的将领,撒开两腿向着对耐狂奔。

    可是鲍华去选择错了渡河的地界,慌乱之中他忘了,在他初到平度的这几天,他的士兵一直都在凿冰,平度河这一段的冰面,在他们的努力之下,这里的河冰厚度,远远比不上其它地方,当数千人踏上这段冰面一齐奔跑的时候,冰面之上先是渐渐的出现了裂痕,随着震动的加剧,裂缝渐渐的扩大,喀嚓一声,随着一片惊叫之声,一大片冰面猛然炸裂,上面的士兵卟嗵卟嗵犹如下饺子一般坠入到冰河当中,旋即便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冰面继续在炸裂,士兵们在继续的消失,前方冰面消失,露出了奔腾的河水,可后面的士兵却还在向前奔跑,推搡,一排排停下来的顺天军士兵被巨大的推搡力直接给推下河去。

    鲍华终于纵马上了对岸的河堤,回望身后,冰面正在一段段的消失,他的士兵也正在大片大片的消失,能跟着他上岸的,不过千余人而已,其它的,要么便是被冰河吞噬,要么便是留在了对岸正在被敌人肆意杀戮。

    马喆如丧考妣,全身几乎虚脱的伏在马上,欲哭无泪。“我就说不能出城,不能出城,你非要出城,现在完了,一切都完了。”

    鲍华霍然转头,看着身边的马喆,眼中突然空过一丝凶光,手里的刀,无声无息的抬起,卟哧一声插进了马喆的肋下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.”马喆只来得及吐出一个字,随着鲍华手中的刀抽出,他卟嗵一声坠下马来,圆睁大眼,死不瞑目。8
    《马前卒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