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二百六十八章:一炮双响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闵若兮死死的咬紧牙关,尽量不让自己喊出来,可阵阵袭来的剧痛仍然让她不时的痛叫出声,武功再高对此时的她也没有多大的用处,唯一的作用,反而是让她对疼痛袭来感受得更加清晰,对疼痛也更加敏感,似乎浑身每一寸肌肤都在经历着针扎一般。{随}{梦}小说 щww{suimеng][lā}

    太后和皇后一边一个,紧紧地抓着她的手,瑛姑斜坐在床头,将闵若兮的头抱在怀里,不时地低声安慰鼓励她几句。

    屋子里几个稳婆可算得上大楚最好的了,一直便是养在太医院里的,平素最大的任务便是给王公贵族的家里接生,一个个都是经验丰富,但像闵若兮这样,体位不正却又是一对双胞胎的情况,她们也是第一次遇到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满头满脸的大汗,却又要强自镇静,对她们而言,一次失败,便等于葬送了她们之前所有的努力,更何况,眼下躺在她们面前的人可不是寻常可比的,瞧瞧左右坐着的都是谁吧?太后,皇后,屋外头,还站着大楚当今最高的统治者,皇帝。

    这样的阵仗,更是让她们凭添了几分紧张。

    热水一盆盆的端进去,血不一盆盆的端出去,看着泼洒在沟渠中的艳红的水,更是让人无法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时间在流逝,屋里闵若兮的哀叫之声也开始嘶哑起来,屋外,闵若英再也无法保持强自的镇静,开始不安地来回踱着步子。

    就算闵若兮体质比起一般的女人不知要好了多少,但也架不住这样折腾啊!

    不安的气氛在屋里屋外不停地浸染着每一个人,紧握着闵若兮手的太后,已是忍不住扑娑扑娑掉眼泪了。

    “公主,使劲,使劲儿!”瑛姑感受着怀里闵若兮逐渐微弱下去的气息,紧张地大叫道,如果是在平时,她早就将自己真气输过去了,但现在,她却不敢,她不敢断定,这样对孩子会不会有什么损伤,别人不知道,她可是知道,闵若兮对肚子里的孩子是多么的宝贝。

    闵若兮气息奄奄的睁开了双眼,仰望着头顶的瑛姑,突然凄苦的一笑,“瑛姑,我看见秦风了,他在向我招手呢!”

    “公主,那是幻觉,秦风早死了,死了。”瑛姑大急,公主竟然出现了幻思幻想,情况更真是大不妙了。

    “公主,你不要放弃,你怀着的可是他的骨肉,要是你放弃了,秦风可就真得什么也不会留下了!”瑛姑喊道,她清楚,如果没有这一点支撑,闵若兮或者真的撑不下来。

    闵若兮疲累得闭上了眼睛,嘴唇开合,瑛姑俯下头去,隐约听见闵若兮竟然唱起了歌,就是那首,那首她抱着秦风的尸体从昭狱里走出来时,唱的那一首。

    我觉得我应该换种方式与你相遇

    哪怕是今生不能在一起

    我愿意等到来世与你相偎相依

    你会对我投入新的感情

    我会默默的祈祷苍天造物对你用心

    不要让你变了样子

    不管在遥远乡村喧闹都市

    我一眼就能够发现你

    任我是三千年的成长

    人世间中流浪

    就算我是喀什噶尔的胡杨

    我也会仔仔细细找寻你几个世纪

    在生命轮回中找到你

    我不怕雨打风吹日晒被大漠风沙伤害

    让心暴露在阳光下对你表白

    我宁愿我的身躯被岁月点点风化

    也要让你感觉到我的真爱

    歌声从最初的微不可闻,慢慢的大了起来,到得最后,整个院子里都能听到闵若兮嘶哑的歌唱声,瑛姑泪流满面,太后与皇后两人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歌声之中,突然传来了稳婆们惊喜的大叫之声,随即,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之声在屋子回荡着。

    “出来一个人,出来一个了。”稳婆们大叫着:“快点,快点,给另一个理顺胎位。”

    “马上给公主喂些参汤,还有一个,快了,看到了,天啊,是脚在前面。”

    歌声仍在继续着,慢慢的,又从高亢转向低微,看着大量鲜血涌出的瑛姑,头一阵阵的昏眩,以她的经验,如果孩子再不出来,只怕闵若兮就真的要死了。这样大量的出血,换作一个平常的妇女,早已经一命归西。

    “公主!”她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闵若兮的身子在这一刻突然挺直,大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秦风!”

    这声喊是那样的大声,几乎要将所有人的耳膜震破,但响亮的啼哭之声,也伴随着这一声大叫,在屋子里回荡。

    “生了生了。快,给公主止血。”

    “参汤,参汤,先将气吊住!”

    屋子里满是稳婆们惊喜的呼叫声,一群稳们忙作一团。

    听到前后两个响亮的婴儿啼哭之声,屋外的闵若英也是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,抬起头来,天边第一缕晨曦正好刺破天际,将金色的阳光洒满在这庭院之中。

    皇后笑吟吟的推开房门走了出来,两手一边抱着一个小小的襁褓,走到了闵若英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陛下,你当舅舅了。一男一女,龙凤胎呢!陛下,你要抱一抱吗?”

    闵若英俯下身子,看着皇后手里的两个小不点,丝毫没有刚生下来婴儿的丑陋,反而一个个光滑水润,眉眼之中,依稀能看到妹妹的影子。

    他直起身子,摇了摇头:“兮儿,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妹妹还好,也亏得妹妹体质极好,要是换作旁人,早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秦风!死了也让我们不安生。”闵若英咬牙切齿地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,不管怎么说,他也算是您的妹夫了,人死为大。”皇后小声道:“陛下,您去看看兮儿吧!”

    闵若英摇了摇头,“朕乃一国之主,时间多么宝贵,平白在这里耽搁了一晚上,当真是恼人!”他一挥手,转身大步而去,杨青等内卫立刻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看都会闵若英的背影,皇后摇了摇头,这一对兄妹啊,却是谁也不肯先低头的主儿!

    丰县县城之上,全身盔甲的秦风屹立在城头,城下,是已经集结起来的准备出征的三千将士。清一色的制式大刀,黑色盔甲,他似乎又看到了多年以前,那支在他统率之下纵横大楚西境的敢死营。

    大刀是一样的,盔甲却有些不同,因为现在他们可要自食其力,不可能像以前那样装备着连面罩都有的全身重甲,只能是打制了一些护住全身要害部位的简甲,敢死营的狼旗不再飘扬,取而代之的,却是太平军的鹰旗。

    但秦风知道,敢死营的那一个硕大的狼头,会一直刻在他们这些人的内心深处,直到有一天,狼旗重新飘扬天下。

    野狗,小猫,邹明,大柱,于超等将领勒马立于整齐的队伍的最前方,仰头看着城头之上的秦风,三千人,鸦雀无声。便连起了一个大早来看大军出征的丰县百姓也都一个个噤口不言,只余下风带着鹰旗,在空中忽啦啦的作响。

    “将军,誓师出征吧!”王厚低声道,“吉时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秦风点了点头,一跃踏上了高高的城垛,手握上了刀柄,刀刚要出鞘的那一刻,突然一阵莫名的心悸,他霍的回头,看向大楚上京的方向,似乎有什么牵念在这一刻,让他下意识的感觉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秦风自然不知道,在他悸动回首的那一霎那,正是闵若兮嘶声高呼他的名字的时刻,他的儿子,也正在这一刻,诞生在了大楚的上京城中。

    悸动瞬间消失,秦风转过头来,呛的一声,铁刀高高的指向天空。

    “保卫我们的家园不受流寇的侵袭。”

    “保卫我们的亲人不遭流寇的侮辱。”

    “愿以我辈军人之鲜血,护佑这片土地永远宁静。”

    “愿以我辈军人之性命,使我父亲乡亲永远安康。”

    “生为军人,死为军魂!高远向前,绝不后退!”

    秦风每一声大吼,下方数千军人都是振臂高呼应和,数千把闪着寒光的大刀在火光的映照之下,闪着道道寒光,映亮着所有人的脸庞。

    大刀带着寒光落下。

    “出发!”秦风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城池之下,野狗策转马匹,转头看向他的部众。“出发!”他厉声道。

    一队队士兵转身,铁甲铿锵向着沙阳郡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城墙之上,秦风转身,看着王厚,葛庆生,王月瑶等人:“太平城和丰县就拜托给诸位了。”

    “祝将军一路顺风,旗开得胜!”王厚抱拳恭祝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这一辈子,还没有在战场上败过!”秦风笑了笑,转头看着王月瑶身后的小水,“王小姐,小水万万不可出没于众人之前,现在丰县之中,齐人的耳目众多,认得他的只怕也不是没有,万一让小水露了形迹,那就大不妙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王月瑶点头道:“我已经拜托千面给他做一个面具,以后戴上他出来,好歹也能掩人耳目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也只能这样了,我们现在,实在是还没有能力庇护于他,不过这样的日子绝不会太久,用不了多久,我们便可以光明正大地踏上这个大大的舞台。”秦风舞了舞拳头,对莫洛的这一仗,是太平军最为关键的一役,打赢了这一仗,他便站稳了脚跟。(未完待续。)
    《马前卒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