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二百三十九章:闯阵者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竹山之内,一个看起来并不大,但却九曲八拐犹如迷宫一般的狭谷内,一个衣裳褴褛几乎变成了破布条挂在身上的黑影,艰难地行走在积雪之上。◢随◢梦◢小◢说Щщш.suimeng.lā

    这里是竹山的万剑谷,万剑阵。数百年以来,万剑宗每出一位宗师,便会来到万剑谷,一步步补强这处阵法,用以锻炼自己的子弟,数百年下来,万剑阵已经成为让万剑宗弟子谈虎色变的地方,每一位能进入万剑阵后又能全须全尾地闯出来的弟子,都会被允许下山独自开宗立派,开枝散叶,但数百年来,能完成这一壮举的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在万剑宗弟子看来,要想安全的闯出万剑阵,至少也得有九级的武道修为,要知道,这内里不说阵法设置,单是那些隐藏于各处,无处不在的剑气,可是由万剑宗历代宗师留下的。

    杨致被迫进入到了万剑阵。他没得选择,不进阵,他即便在师门和长辈的庇护之下不会死,也会活得像一条狗,这对于心高气傲的他,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。进入万剑阵,有九成的可能会死,但如果他能闯出来,一片崭新的天地,就会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他选择了进入万剑阵,当然,在其它万剑宗弟子眼中,他在作出这个选择之前,便已经是一个死人了。这个消息传到上京城,杨青也认为他是一个死人了,闵若英亦只是笑了笑,便再也没有提起过这个人。

    作为前左相的独子,闵若英对于杨致是很熟悉的,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纨绔子弟,仗着父亲的声望和权力作威作福还以为是自己的能力,对于杨致,他本身是哧之以鼻的,之所以要让杨青上竹山去抓捕杨致,不过是斩草除根的一个惯性思维而已,既然万剑宗宗主与大长老都持反对意见,闵若英也就无可无不可了。

    万剑宗和齐国的南天门一样,都是一国武力的支柱,哪怕上京城中有文老坐镇,但文老是根本不可控的,万剑宗就不同了,他们家大业大,麾下弟子与朝廷有着千思万缕的联系,即便他们想撇清也根本做不到,至于万剑宗主与大长老时常跳出来手舞足蹈一番,在闵若英看来,也不过是刷刷存在感罢了,当自己真正需要他们的时候,他们还是会义不反顾地站出来。

    半年时间过去了,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已经死了的杨致,却还活着,还在万剑阵内一步一步地探索着。

    身上衣不蔽体,头发胡须几乎连成了一片,昔日雪白粉嫩的肌肉,如今被污垢整个的覆盖着,除了两只眼睛仍然雪亮,这个在雪地之上艰难跋涉的人,根本看不出昔日杨致的一丝丝影子。

    雪地之上,深深的留下了他前进的两行足印,在阵内,没有危险的时候,他不愿意浪费一丝一毫的真力,因为每节约下来的一分,在随时可能袭来的危险面前,说不定都能救他一条命。

    危险是无处不在的,但这半年来,他历经千辛万苦,终于还是找到了几处绝对安全的所在,这些地方,被他自称为安全小屋,是他在受到极重的伤害之后,暂时躲避,舔食伤口的所在。或者,这也是设立万剑阵的历代宗师们给闯阵者留下的一条活路。

    不像以前的那些闯阵者,进到万剑阵来的杨致,很清楚自己的份量,以前那些闯阵者,最差的也是八级巅峰,他们进来之后,想着的便是如何尽快地闯出阵去,只要能出去,便不仅仅是扬名立万的问题,而是会在万剑宗内立刻获得巨大的利益,要么可以下山开宗立派,要么便能立即升任宗内长老一职。可即便是这样修为的人,入阵者,仍不时有人殒落在内,一腔壮志随风而散。而自己,仅仅一个七级巅峰,与他们的差距不言而喻,他们难以做到的事情,换了自己,定然难上百倍。

    所以,入阵之后,他给自己定下的任务,便是先活下来。

    半年的时间,他的确做到了,他活下来了,他的武道修为稳稳地踏入了八级。

    仰头望天,灰蒙蒙的天空中,飘下的积雪纷纷扬扬,天似乎就在眼前,却又可望而不可及。今天,他又探寻了一块以前从来没有到过的地方,身上新添了数道伤痕,皮肉翻卷,旁边凝结着的血迹已经变成了紫黑色,这样的季节,唯一的好处,便是止血很快。

    万剑阵内,长着不少珍贵的草药,这也是历代宗师们给闯阵的弟子的一个福利,如果没有这些草药,或者杨致也早就伤重而死了。

    半年时间过去,看着阵内的种种布置,他心中亦有所悟,或者万剑宗历代宗师们设置这个大阵的目的,便是要让弟子们能在这阵中安心磨练,更上一层楼,像现在的宗主还有抱剑老人,无一不是在万剑阵中呆了很长时间的人,如今了们的成就,这世人已经少有人能比,而与他们一样当年闯出万剑阵的人,却基本上都止步于九级巅峰,再也无法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这便是目的。想清楚了这些的杨致,暂且忘记了心中的伤痛,是的,他想出去,可如果不能达到一个崭新的高度,他出去之后,仍然会是一条落水狗。

    他想要报仇,想要重建杨家,他想成为宗主和傅抱石那样的人物。

    返回安全屋的途径他已是熟门熟路,这是他花了半年时间,受了无数伤,才找出来的一条安全小道。说是安全小屋,也不过是一处山崖夹缝罢了,勉强能避风雪,杨致用树枝,茅草编了一个门,挡在裂缝之前。

    狭小的夹缝之内,放着一柄柄长剑,这些,都是他这半年来在阵内拾到的,他们的主人,应当就是这数百年来闯阵失败者。有些长剑已经锈烂的不成模样,有的却仍然锋利如故。在这些长剑的旁边,整整齐齐码放着采集的药草,相对于那些长剑,杨致更看重这些药草,因为他们能让自己饱受伤痛的身体能得到修复。

    抓起一把药草塞进嘴里,用力嚼乱,苦涩之极的汁液从嘴角流出来,杨致的脸上却看不到丝毫的动容,从嘴里吐出已成糊状的药草,慢慢地敷在伤处,一阵轻嘶之声从喉咙深处发出。花了小半个时辰,将今天身上的几处伤势都敷上了药糊。又随手在一边捡起一把剑来,在石壁上刻上了一个记号。

    看着最上面刻着的自己入阵的日期,杨致突然一阵恍惚,原来,今天是大年三十了,过年了。他怔怔地站在这里,半年来几乎快要忘记的一些事情,一下子全都翻涌到了心头。

    往年的这个时候,正是一大家人聚集在一起欢声笑语的时候,宅子里张灯结彩,人人都换上了自己最新的衣服,往来宾客不断,宴席从来都没有停过,守夜,叩头,拜年,然后从长辈手里接过一个个厚实的红包。

    往年过年,自己从来都是在家里呆不住的,大年初一给长辈们拜完年后,便会揣着银票,偷偷地溜出家门,然后与朋友们一起,直奔酒楼,青楼,依红偎绿,吃酒听戏,大把的银钱洒出去,在众人的阿谀奉承之间获得一种飘飘然的快感。

    朋友!他苦笑,父亲当权的时候,自己的朋友数也数不清,可当父亲获罪的时候,那些朋友们便一个也不见了,更有甚至,还有翻脸不认人立刻便骑在自己头上拉屎拉尿的势利小人,就像万剑宗内的某些家伙。

    他突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,他很后悔,为什么以前过年的时候,没有好好在在家里陪陪奶奶,陪陪父母,现在,自己就是想去陪,也没有这个可能了。

    子欲孝而亲不在。杨致想明白了这一切,却什么也挽回不了了。

    他默默地坐了下来,摸索着从角落里拉出一块**的不知是什么的肉块,放在嘴里撕咬着,慢慢地咀嚼,慢慢地咽下。

    万剑阵内的剑气,从来只攻击人,这些小动物们却能毫发无损,当然这也为杨致提供了必要的食物。

    破破烂烂的树门外,突然出现了一道阴影,杨致一惊,抬头看去,树门已是被拉开,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伯父!”他站了起来,看着面前的人。

    “还活着啊?还算不错,总算不亏是杨一和的儿子。”傅抱石的神情仍然是淡淡的。“今天大年三十,突然想起了你,便进来看看你还活着没?”

    杨致微微一笑,“多谢伯父挂心,杨致不会那么容易死的。”

    傅抱石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杨致,半年不见,杨致从里到外,似乎都已经换了一个人,以前身上的那种油滑纨绔已经不见踪影,一股沉稳内敛的气息正在缓缓成形。

    “八级中段了,不错,不错。看来你活下去的希望又增大了不少!”傅抱石弯腰,从脚下拎起一个食盒,“既然还活着,大过年的还是吃一顿饺子吧。”

    接过傅抱石扔过来的食盒,杨致鼻子一酸,原来这世上,还是有人惦念着自己的。(未完待续。)
    《马前卒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