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二百三十六章:清冷的公主府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霍光提着一个食盒,站在昭华公主府的大门前,大门外依然洁净如故,往来巡逻的内卫士兵们不时便会有一队从公主府门前经过,这里,依然是上京城中安全保卫等级最高的地方,但霍光知道,公主府现在,内外完全是两个世界了。[随_梦]小说WWw.SuiMеng.lā

    外面一切如故,内里却冷清异常。公主遣散了几乎所有的下人,赶走了公里派来的公公丫头,只留下了几个自己贴身的仆从和丫鬟,闵若兮现在过着的几乎是一种自我隔绝的生活,一般人等根本无法进入昭华公主府,连皇帝派来的人都连吃闭门羹,更遑论其它了。

    不过霍光是其中的一个例外者,他本身身份特殊,以前便是昭华公主的嫡系手下,深受公主尊敬,现在又跟了文老,在文老那个小小的菜馆里帮厨,在上京城更是成了一小撮特殊的存在。

    霍光知道,看似平静的公主府,其实波涛汹涌,昭华公主可不是深宫长大的乖乖女,他执掌集英殿多年,手上有着属于自己的一股嫡系力量,在昭华公主退出集英殿之后,这支嫡系力量也随之消失得无影无踪,现在他们隐藏在哪里,恐怕只有瑛姑知晓了。

    昭华公主探访大王子府后,心头的疑虑在一天天加重,隐居深宫的公主,并没有放弃对这件事情的调查,至少霍光知道,在内卫之中,便有一股隶属于郭九龄的人马,仍在寻找着杨毅的下落,不过他们,又不同于现任的内卫统领杨青的人手。两股人马都在找寻杨毅,却像两条平行线,永远也不会交叉集会在一起。

    郭九龄敢这样做,自然是因为昭华公主。

    微叹了一口气,霍光心里有些发苦。昭华公主这样一个绝代姿质的女子,却受困于情,不止是爱情,还有亲情,舍弃了她绝不愿舍弃的东西,心中的苦楚,只怕外人根本无法体会。

    走到大门前,轻轻地叩响了门上的铜环。

    门上打开了一个小小的窗子,探出了一张熟悉的面孔,看到霍光,那人也笑了起来:“霍爷,过来了啊?”

    此人正是当落英县的内卫坐探彭武,一个很聪明的家伙。昭狱事发之后,他当机立断,求上了公主府,现在合家搬进了公主府,成了公主的侍从,如果不是如此,只怕现在的他,早已经从上京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嗯!”霍光举了举手中的食盒,“给公主送点小吃过来,公主,还好吧?”

    门打开了一条缝,霍光闪身而入。

    “还是那样,整天呆在那位的灵堂之内,吃素念经,一天也难得说上一句话。”彭武有些难过地道。

    “都半年了,还没有走出来么?”霍光摇摇头,“你们这些跟前的人,也不知道劝解劝解?”

    “霍爷,这件事在公主府中谁敢提?大家都噤口不言,都想快点忘记了这件事,可,可看着公主一天比一天大的肚子,又怎么忘得掉?”彭武叹息道。

    霍光顿时也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,一天一夜的相聚,一天一夜的缠绵,公主竟然就真的怀上了秦风的孩子,这也太巧了,包括文老也不曾想到过,如今,大家除了叹息,竟是是不知如何是好?

    有了这个孩子,可就真得有了一条坚不可摧的纽带,将死去的秦风与公主永远地绑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“或者,当时我们做错了,不该由着公主的性子来,这,这可是要苦一辈子的。”霍光道。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?”彭武低下了头,“不过,不过看到秦风兄弟有后,我,我还是挺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霍光看了他一眼,他与秦风没有交集,眼前这个家伙,却是与秦风在一起呆了极长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跟我说说,这个秦风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能让公主如此痴心以对?”

    “秦风与公主在落英山脉之中逃亡了极长时间,具体什么的,我也不知道,不过这个秦风愿意为了公主去死,倒是一定的。”彭武想了想道:“至于说到我对秦风的感觉,怎么说呢,我与他交往并不多,也不怎么说话,但与他在一起的时候,却有一种很放心的感觉,好像他就是我可以生死相托的兄弟,可以完全信任的那种人,在他面前,我完全能放松下来。”

    霍光点了点头,彭武的这个评价,可以说是极高的了,要知道彭武长期的谍探生涯,已经习惯性地养成了防备所有人的习惯,能在一个认识不久的人面前,让他完全放松下来,可见此人的魅力。

    “到了,霍爷。”彭武站在一座小小的佛堂前,止步不前,“平素公主都住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霍光打眼看着院子四周,奇怪地道:“这里怎么多了这许多树?几时移栽的,现在这个季节,能活吗?”

    “是胡扬。”彭武道:“是公主要求的,您也知道,现在上面那位,对于公主的要求可是有求必应,只是季节不对,也不知道能不能栽活,我们每天都小心照料着。”

    “胡杨?”霍光心里一抖,他不由自主地想起,当天他与瑛姑冲进那间牢房的时候,公主抱着秦风的尸体,含着泪唱的一首歌,那歌的曲调他从未听过,但依稀其间便有胡杨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小心照料吧,一定要让他们活着,能长成参天大树更好。”霍光低低地说着,提着食盒迈步走上台阶。

    刚刚走到门前,门已是打开了,一身黑衣的瑛姑站在门前,看着霍光:“我来了,半天不进来,在外头与彭武嘀咕什么?”

    霍光的眼光看向那些胡杨,瑛姑眼神一滞,摇了摇头,见霍光已是进得门来,便轻轻地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佛堂不大,几乎能一眼览尽内里情景,最刺眼的便是正中间菩萨供桌上的一块灵牌,清香袅袅,巨大的香炉之中,灰烬几乎已快要漫出来了。香炉之前,一人盘坐在莆团之上,手里拿着一本书,此刻正微笑着看着霍光。

    “霍叔,我猜到你也快来了!”闵若兮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公主,今天是大年夜,您也不对自己好一点吗?属下说句不该说得话,您这个样子,秦风兄弟泉下有知,也不会高兴得啊!”霍光低声道:“您看看您,这都瘦成什么样子呢,就算不为别的,为了肚子里的孩子,那也得多吃一点啊!”

    闵若兮脸上的笑容缓缓消失,削瘦的脸上瞬间布满了阴云,“霍叔,是我亲手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!”霍光提高了声音,“当时的情景,您出手,那就是帮了他,我与秦风虽然交往不多,但从彭武的三言两语里,也知道他是一个多么豁达的人。这样的人,难道体会不到公主那他的一片心意吗?”

    闵若兮沉默着垂下头,轻轻地抚着凸显的肚腹,“将来小宝宝出世了,我该怎么对他说呢,说他的父亲,被他的母亲亲手杀了?”

    “公主,这件事情,他永远也不会知道,他只会知道,他的父亲是一个大英雄。”霍光一边说着,一边打开了食盒,从里面掏出一样样的菜肴来:“公主,这些东西,有些是我做的,有些是贺大哥做的,还有这饺子,可是文老亲自包的,文老说了,要让我盯着您把他们都吃光呢!”

    闵若兮苦笑:“文老这是把我当饭桶吗?你们,现在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好得很。谁敢把文老怎么样,只是现在菜馆里的生意差多了,文老露了真实身份,等闲人等,谁还敢去哪里吃饭?也只有皇帝陛下,马相,杨青他们几个偶尔去坐一坐。”

    闵若兮的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边的瑛姑见状,立刻走了过来,将手里后件针线活儿递到霍光手里,“霍光,看看我的绣活儿怎么样?”

    瞧着手里这件小人的衣服,霍光笑道:“瑛姑,如果我出去告诉认识你的人,说你现在正在给小孩子做衣服,你说他们信不信?啧啧啧,看这绣工,只怕你这一段时间进展不小吧?”

    “以前老是静不下心来,想得太多,反而欲速则不大,现在什么也不想了,只想陪着公主好好的平静的过日子,却不想居然向前大大迈进了一步,霍光,我已经看到了那扇大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真是恭喜了。”霍光悚然动容,“我还在迷雾之中摸索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的心还没有静下来,便是公主,这半年来,也是进境喜人,公主殿下练的无相神功,现在也已经稳稳迈入九境了。”瑛姑微笑着道:“不到一年时间,公主殿下连跨两境,当年万剑宗主所说的话,当真非虚也。以公主的资质,假以时日,必然迈步宗师大门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着话,却都斜着眼睛看着闵若兮,闵若兮却恍若未闻,只是拈着一块切得薄如蝉翼的牛肉,放在嘴里慢慢的咀嚼着,眼睛却仍是看着供桌上的那块灵牌,两人不由得又由得又是暗叹一声。

    痴情自古多遗恨。(未完待续。)
    《马前卒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