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一百八十四章:震慑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虽然心惊肉跳,但当了多年刑名师爷的王厚,心理也是异常的强大,向前走了两步,抱拳向着对方一揖:“邹大侠,看你模样,也不是那种穷凶极恶不明是非的歹徒,当知道这些粮食都是老百姓们的血汗,为了凑够这些粮食,我们大王庄不少人今年已经要饿肚子了,如果你拿去了,官府拿你无可奈何,可对咱们这些老百姓却有法子,要么便是再凑粮食,要么便是锒铛入狱,不管那一条,都是让老百姓倾家荡产的事情,你,忍心吗?”

    “忍心?”邹明冷笑起来,“五百里国土沦陷,那里的百姓身陷水深火热之中,王先生可忍心?”

    王厚渭然长叹:“我等只是平头百姓,这等国家大事,又岂能置喙,不过能明哲保身而已。*随*梦*小*说 WwW.suimeng.lā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邹明放声长笑:“正因为我们大越太多你这样的人,所以才会落到如此境地,齐人入境,我邹某人举家抗齐,组织义军协助官兵作战,到得最后,却成了朝廷通缉的强盗,土匪,不但齐军追我,越军也视我为敌,围追堵截,邹某一家尽数蒙难,王先生可忍心?”

    王厚大为震惊,齐人入侵,越军准备不足,连连溃败,不少地方都组成了义军,但这些义军最后的结局,都不大妙,这些熟悉地形的义军,给予了齐军极大的创伤,也让齐军异常痛恨,越国朝廷屈服之后,齐越两军联合,开始剿灭这些义军,王厚万万没有想到,眼前的这个叫邹明的家伙便是其中一员。

    “邹大侠之遭遇我同情,但这些粮食……”

    邹明怒喝:“这粮食我要定了,我的兄弟们也要活下去,活着去宰那些侵略者,活着去杀那些奸臣昏君,今日,你给也得给,不给也得给。”铁枪高举,猛然刺出,挑在一架马车的车辕之上,怒吼之中,发力上挑,装着上千斤粮食的马车给他挑得高高飞起,一袋袋的粮食跌在雪地之上。

    “王厚,给你面子,是看你名声不错,我也不想乱杀无辜,你若不识相,就别怪我不客气。陆一帆是什么人你也清楚,他听到我的名字便落荒而去,想来你也明白是什么原因,就凭你这几个人,想要阻拦我只是白白送死。”

    看到对方出手的威势,王厚顿时张口结舌,心中一片绝望。

    茅草屋中,舒畅一手撑在脑袋之上,半躺在火堆边,看着秦风从身后的包袱皮里抽出刀,“你确定你要出手吗?听起来这个邹明也蛮可怜的,而且这人能将陆一帆吓得狼狈而逃,身手可是极不错的,这样的人,仇恨齐国,对越国朝廷也是极度不满,这样的人,正好收来当小弟,有一个越国土生土长的人加入咱们的队伍,这可是会有极大的帮助的。”

    秦风站了起来,“这个王厚在丰县有极高的声望,这样的人,对我们的帮助更大,舒畅,咱们到这儿来,可不是为了占山为王的。邹明这样的人,我们并不缺,但王厚这样的人,我们却是一个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觉得这样的人,就这样放弃了有些可惜。”舒畅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先将他迫退吧,然后我会去找他,雁山我也是想要的,他现在占了我想要的窝。”秦风微笑着,提着刀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茅屋之外,王厚已经绝望,他是干了多年刑名师爷的人,识人辩人的本事自然是高人一等,一个邹明,便足以让他们这里所有的人无力抵抗,而邹明带来的这数十人,人人身上都带着一股凛然的杀气,那可是见过血,杀过人的家伙,才有可能在身上聚集起这样一股煞气,而自己带着的,都不过是一些乡民罢了,虽然精壮,平素也武刀弄棒,但如何能是这些人的对手?如果反抗,只能是让庄子里多几十个坟墓罢了。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,你拿去吧,邹大侠,我们都是一些良善的百姓,粮食你拿去好了,不要伤人。”王厚叹道。

    “算你识相。”邹明冷笑,铁枪一顿,“弟兄们,套车,拉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慢着!”茅草屋内传来一个声音,邹明和王厚都是愕然回头看向屋内,邹明是没有想到屋内还有人,王厚是没有想到,出声的居然是先前跟他喝酒吃肉聊了小半夜的那个年轻人。只不过现在这个年轻人与先前有些不大一样了,他的手里,多了一柄刀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这位邹大侠,这些粮食我已经先看上了,你来晚一步了。”秦风拖着刀,笑嘻嘻地站在了王厚的身前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王厚几乎昏了过去,指着秦风,“你……你…….你你你,你也是土匪?”想到自己居然与一个土匪聊了半天,几乎要引为至交,王厚一时之间只觉得头昏目眩。

    看着半路上杀出来的这个家伙,邹明冷笑一声,也不多言,一枪便向秦风戳来,对面这人是个练家子,而且知道自己的名字还悍然无畏,除了无知之外还能有什么?只能让他清醒清醒。

    邹明今年三十有五,正是一个男人最巅峰的时刻,他可不信眼前这位看起来年纪轻轻的家伙,会有什么了不起的修为,而且他来丰县之前,便已经打探得清清楚楚,这里可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奢拦人物,眼前这个家伙,多半也是外地流窜过来的一个独脚大盗。

    长枪在空中抖出碗大的枪花,刺到秦风胸前的时候,枪花之中,骤地爆出三道枪影,直到此时,空气之中才传出啪的一声轻响。

    枪在音前,这一枪的速度极快,邹明并没有用上全力,王厚其实说得并不错,他并不是一个滥杀无辜的人,这一枪,他只是想让对方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知难而退。

    让邹明目瞪口呆的是,对方并没有提起刀来,竟然伸出了左手,径直抓向了自己的枪尖。愕然之余,邹明也是大怒,对方的轻视激怒了他,本来只想小小给对方一个惩诫,此时却是要让对方付出一些代价了。

    手腕一振,三道枪影再各分出一道,六道枪影齐飞,根本无法判断出那一枪是真,那一枪是假。

    秦风不退反进,右手的刀仍然拖在身后,左手仍然不疾不徐地向前抓去,在王厚满眼的惊骇之色中,秦风的手探进了六道枪影之中。

    邹明手上一紧,一股巨大的拉力从手腕之上传来,六道枪影中的五道消失得无影无踪,让邹明无法相信自己眼睛的是,对方的左手,刚刚握在枪刃与枪杆的交接之处,他自己竟然不由自主的被对方拉得向前窜了一步。

    看着对方的面容,邹明心中的震惊无法言表,看对方的年纪,绝对不超过三十,但表现出来的能力,却让他完全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能将七级修为的陆一帆吓得狼狈而走,邹明自然不是一般人,他可是实实在在的八级高手,一杆铁枪在越国也是极有名气。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”他瞪大眼睛,看着秦风,竟是震骇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。

    在他的身后,他的数十位同伴儿见到邹明一招被制,一声呐喊,立即便持刀扑了上来,邹明大惊失色,正想呼喊制止,手上力道一松,眼前一花,对面的敌人已经失去了踪影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九级高手,想明白了这一点的邹明大为惊恐,一个九级高手,足以轻松地屠戮他们这里所有的人,就像他完全可以辗压王厚带来的这些人一般无二。自己的同伴在这样一个恐怖的敌人面前,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的抵抗之力。

    可是同伴们已经出手了,邹明一咬牙,转过身来,双手紧握铁枪,向着那一道闪烁的影子便追去,他勉强能看清对方的身影。

    惊呼之声响成一片,一柄柄刀,一根根枪冲天飞起,又掉头坠下,卟卟连声,一柄接着一柄地插在茅草屋前

    茅屋前的火把一暗,秦风再一次出现在那里,邹明握着枪,呆呆地站在他的同伴之间,他的同伴也与他一样,不过他们一个个都赤手空拳,看着秦风的眼睛,便如同看到了鬼一般。

    没有一个人受伤,但所有人在这一瞬间都失却了所有的武器。邹明盯着对面好整以遐的秦风,长叹一声,将铁枪掷在地上,“阁下究竟是何人?以你九级武道高手的身份,又何必做区区一介盗匪?邹某人认栽了,要杀要剐,悉听阁下处置。”

    他很清楚,在对方面前,自己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,更何况,就算自己能逃,但手下这些同伴呢?他们又怎么逃得了?

    秦风哈哈一笑,脚在地上一顿,数十柄刀枪都飞了起来,向着邹明等人,缓缓飞了过去,就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托着每一件武器之上一般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,这些粮食我看上了,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,你们走吧!这里没有你们什么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几十个盗匪看着飘浮在面前的武器,都震骇得几乎失去了语言的能力,这便是九级高手的能力么?几乎是麻木地伸手握住属于自己的武器,心头都是生起一股无力之感。(未完待续。)
    《马前卒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