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一百八十一章:大王庄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北方的冬天总是要来得早一些,刚刚过了十二月,地上已是积起了尺余厚的大雪,将远处的大山和附近的村庄,尽数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白色棉絮。<随-梦>小说щww.suimeng.lā

    齐国入侵北超的战争已经结束近半年了,战争的结果,最终以北越的全面屈服而告终,除开赔款,割地之外,北越还撕毁了与秦,楚两国联合抗齐的盟约,转而与齐国签定同盟条约,大量军队被调往秦越边境,秦国面临的局面愈发的险恶起来,国内旱灾带来的内部冲突还没有完全解决,却又面临着齐,越两面夹攻的险恶局面。在秦楚之战中重伤的统帅李挚不得不带伤出山,以便掌控局势,撑过这秦国立国以来,最为危险的时刻。

    而对于大王庄的所有人来说,他们也在这个冬天来临的时候,感受到了这场战争给他们带来的生活带来的变化。

    大王庄在位于越国靠北方的丰县,丰县远离齐越边境,这场战争起始之时,他们变没有感到生活有多大的变化,照样日起而作,日落日息,平平淡淡地过着自己的日子,战争,似乎离他们很遥远。他们只是偶尔听起去县城里的人回来之后,带来从县城里听来的一些一鳞爪的消息。

    越国战败了,洛氏家族完蛋了,一个个震撼的消息,传到大王庄,也归于平淡,对这里的百姓来说,好像越国战败,对他们的生活也没有多少影响,洛氏家族?听说是咱们大越最声名显赫的大家族啊,死光了?哦,他们老打败仗,该死。

    这便是大王庄一般百姓的想法。

    但入冬之后,这个偏避的小村庄,终于迎来了战争之后对他们的第一个影响。越国要向秦国边境增边,而齐越之战,越国兵员损耗严重,新一轮的征兵工作,延伸到了这个村庄,强制性的分来了十个名额。

    送走十个年青人不到一个月,又一项任务降临到了大王庄的身上,征粮。对于一个已经交完全年赋税而且并不富裕的村子,新一轮的征粮,不谛是在百姓嘴里抢食,但来自县城的官员态度极是强硬,不交粮,便要锁人。面对着丝毫不讲道理的官员,还有抖着锁链的衙役,百姓们选择了忍气吞声。

    破财免灾,官家的大牢可不是那么好进的。

    上万斤征来的粮食集中在了村正王厚的院子里,十余辆装得满满的马车,已经准备出发了,从大王庄到县城,足足五十余里的距离,这样的天气之下,起码得走两天。

    大王庄的村正王厚,在庄子里可是一言九鼎的人物,读书识字的他,早年在县里闯荡,一直做到县老爷的刑名师爷,对于大王庄的人来说,那可就是大人物了,也正是因为有他的存在,大王庄多年以来,从来没有人吃远冤枉官司,即便有人出了一点什么事儿,在他的面子下,也是早上抓晚上放,从来没有吃过苦头,光是这一点,便让他在庄子里德高望重。

    不过做刑名师爷,自然亏心事也做得不少,短短的二十年功夫,王厚便积攒下了偌大一笔家产,所谓吃完原告吃被告,做为县老爷的刑名师爷,他不想发财都难。或者是因为那些年内做了太多的亏心事,王厚结亲虽早,却迟迟没有生下一男半女。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,过了四十岁之后,王厚终于慌了,在拜访了一位有德高僧之后,王厚辞去了刑名师爷的位置,回到了老家大王庄,不吝钱财,为庄子里的老乡修桥铺路,设馆办学,说来也巧,回到大王庄的第二年,王厚年岁已的夫人竟然老蚌怀珠,怀胎十月过后,为王厚产下一女。这让王厚大喜过望,从此以后,做善事更加是不遗余力。

    不过自从生下这们名叫王月瑶的女儿之后,王夫人却再也没有了动静,哪怕王老人为王厚再娶了一个年青的妾室,却仍是没有生下一儿半女。至此,王厚却也死了心,认为自己年轻之时做孽太重,老天爷在惩罚自己,能让自己有个女儿,已经是开恩了。

    如今王厚已经六十出头,在大王庄担任村正也已经快二十个年头,而女儿王月瑶也已经十八岁了,出落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。

    只有这么一个唯一的女儿,家里上上下下自然都是宝贝得不得了,向来都是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,王厚更是不惜重金,延请县里名师在家里教女儿读书。女儿也是自小聪颖,学什么会什么,常常让王厚哀叹,女儿要是一个男儿身的话,王家绝对要出一个状元,可惜月瑶是女儿家,却只能养在深闺人未识了。

    随着月瑶一天天长大,掌家的权力,却也慢慢的在向着王月瑶手里倾斜,虽然年纪轻轻,但经常跟着父亲一起去城里自家商铺里去玩耍的她,居然表现出了非同一般的商业天赋,在她接手之后,王氏的商铺生意,每年的利润打着滚儿的往上翻,如今生意已经做到了郡城去了。

    书读得多,见识自然就更广,主意也便拿得正,随着生意越做越大,王月瑶也经常出去巡视自家商铺,眼界自然也就更开阔,可这却让王厚旧的烦恼刚去,新的烦恼却又来了。

    十八岁的大姑娘啊,竟然还连一门亲事也没有结成。这在大王庄来说,可是前所未见,大王庄的姑娘,超过十六岁还没有嫁出去,那便是老姑娘了,即便是放在整个丰县来说,十八岁还没有嫁出去,那也是极其罕见的,要么是极丑,要么便是有其它问题,可自己的女儿明明花容月貌,有人有人,要才有才,当然,还有财。

    当然王厚也知道,问题并不在别人身上,而是正在自己的女儿身上。女儿读多了书,这些年又掌管着家里的生意,眼界开阔,一半人哪里看得上,这些年来,不知有多少人上门求亲,其中不乏县里的头面人物,但在女儿眼中,一个个的全如土鸡瓦狗一般,被她贬得一钱不值,要是逼得急了,便扬言要离家出走,这可是要了王厚的老命了,一家人都将这个女儿看得命根子一般,那里还敢逼着她,也只能由着她的性子来了。

    可这年纪,却是一年比一年大了,为了这个,王厚可真是不知急白了多少头发,苦口婆心也好,义正言辞也罢,女儿一妈是软硬不吃,从小娇生惯养,言听计从的恶果,这个时候便显现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县里摊给大王庄的一共是五万斤粮食,庄子里百姓凑够了四万斤,剩下的一万斤,却是王厚从自家在县里的粮铺里直接提出来,当然此举,让庄子里的百姓感激莫名,至少这个冬天,他们可以勉强裹腹了。

    “爹爹,一路小心啊。”裹在厚厚毛裘之中的王月瑶,只露出了一张精致的脸蛋,忧心忡忡的看着王厚,“前一阵子县里铺子里来的人说,雁山之上聚集了一股乱匪,已经有好几个庄子遭了灾,死了不少人,雁山是我们大王庄去县城的必经之路,还是多带一点人手的好。”

    听着女儿关心的话,王厚却是不大在乎,“瑶儿啊,不用担心,我们大王庄可不是那些村子可比的,瞧瞧,这一次我可是带了三十个人呢,人人都有武器,我王某人在丰县可也不是无名无姓的人,好歹也还有些声望,再者,不是还有陆兄弟在么?以徐兄弟在江湖中的声望和功夫,那些小毛贼岂是他一合之敌?”

    站在王厚身边,一个身材魁武的大汉冲着王月瑶笑道:“大小姐放心,有我陆某人在,那些小毛贼敢来找麻烦,正好收拾了,拎着他们的脑袋去县里领赏去。”

    王月瑶点点头:“那一路之上便有劳徐叔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瑶儿,你快进房去吧,这外头这么冷,可别把你吹病了,这条路我这一辈子也不知走了多少趟了,便是闭着眼睛也能摸到县城里去。”王厚笑着转身,爬到一辆马车之上,挥了挥手,“走了走了,出发,抓紧时间呐,这大雪天的,要走一两天呐,都仔细一点,千万不能伤了牲口,不然可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十几辆马车排成一行,举着火把,顶着风雪向外走去,王月瑶却仍是显得满脸愁容,静静地站在门口,凝视着远去的车队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回去吧,这么多人,还有陆一帆这样一个七级高手保护,不会出什么事的,说不定雁山的那一群土匪早就被官家剿灭了,只是消息还没有传来而已。”身后,大管家王保宽慰着王月瑶。

    “哎,也不知是怎么的,我今儿个一天都眼皮狂跳,老是觉得心神不宁的,总感到要出什么事儿的。”王月瑶叹气道:“要不是官家催得紧,怎么也要等这场风雪停了,都打听清楚了才能上路。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多虑了,那陆一帆不是武道高手嘛,他可是大小姐您花一百两银子一个月请来的,这钱,可比咱们县老爷的薪饷都高了,真是想不通他怎么这么值钱?”

    听到王保的抱怨,王月瑶却笑了起来,“管家,那陆一帆可是武道修为七级的高手,别说咱们丰县了,便是在郡城,那也是响当当的高手呢!不出大价钱,人家会来?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大小姐还担心什么?”王保笑道。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王月瑶一笑,突然想起了什么:“对了管家,那个人还是什么也记不起来么?”

    听了王月瑶的话,王保摊了摊手,“咳,还是那样,痴痴呆呆的,给他吃就吃,给他喝就喝,可问什么都是不言不语,大小姐,这人该不是一个傻子吧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王月瑶摇头:“别看这人脏兮兮的像一个乞丐,但他身上的衣物,可都是价值不菲的高档货,而且他身上受了那么多的伤却还能活着,显然不是一般人。先好生招待他,请大夫来给他瞧伤,再者,不要让外人知道这个人的存在,大夫哪里叮嘱他,嘴要紧。我总觉得这个人不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就是心善。”(未完待续。)
    《马前卒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