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一百四十六章:相见不如不见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秦风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了一下,似乎想起了什么,整个人一下子变得沉默了下来,默默地看着远方那有在阳光之下有些扭曲的风景。?随?梦?小说 WwW.suimeng.lā

    “你恨她?”看到秦风的模样,舒畅小心翼翼地问道,在这个问题上,即便是舒畅,也有些担心触到秦风的逆鳞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他的逆鳞,轻易触碰不得,哪怕是再好的朋友,但在某些事情之上,仍然要有一个分寸,否则便极有可能翻脸。刚刚舒畅被秦风问得急了,他深知以秦风的智商和反应,再追问几句,说不定自己主要露出马脚,但现在,很明显还不是让秦风知道某些事情的时候。因为他现在不能确定秦风到底在接下来的道路之上有什么打算。

    潜移默化,慢慢地影响他,或者是更好的一个办法。

    不过话一出口,看到秦风有些痛苦的面庞,舒畅便后悔了,真是不该提这个话头。他与秦风还是朋友,朋友是用来安慰的,而不是用来往伤口上洒盐的。

    “恨?”秦风转过头来,看着舒畅,摇了摇头,“我怎么会恨她?爱还爱不过来呢?”

    听到秦风的回答,舒畅便有些奇怪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秦风,你都醒了这么长时间了,但你没有一次提到过闵若兮,更没有说过要将你重新活过来的消息去告诉她一声。你可知道,因为你的死,她有多痛苦吗?”舒畅眯起一眼睛,“堂堂一位公主,放下一切,决然与你在诏狱之中完婚,为你披麻戴孝,为你持节守灵,你就没有一些触动?”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我能怎么做?”秦风垂下了头,低声道:“告诉她我还活着,又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至少你们可以在一起啊,有很多办法是不是?她可以跟着你去浪迹天涯,你也可以隐姓埋名去公主府。”舒畅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开什么玩笑!”秦风道:“我的性子是怎么样的你不知道?兮儿是公主,金枝玉叶,你让她抛弃这一切,跟着我去流浪?跟着我去受苦?跟着我去走一条前途莫测的道路?”

    “那你可以去公主府嘛!”

    “你不了解兮儿。”秦风摇头道:“即便我愿意,她也不会愿意。她不可能愿意看到一个活着的我永远见不得阳光,永远隐姓埋名地像一个隐形人一般呆在她的身侧,如果我去了,她会想尽一切办法,生出无数事端来想让我重现于阳光之下,闵若英会答应?一个应当死了的人,却又活了过来,这不是**裸地打朝廷的脸么?”

    “或者这只是你的想法呢!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什么叫心意相通吗?”秦风盯着舒畅,淡淡地道:“我与她便心意相通,我知道她是怎么想的。既然如此,何必让她知道我还活着,时间便是最好的良药,也许过上一些年之后,我在她心中的影子便会慢慢淡去,会有比我更优秀的人走进她的生活,她会开启一段新的感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不大可能,前段时间你死了,我可是亲眼见到她那时的模样。”舒畅深有感触地道:“秦风,你这样做,不觉得心太狠了一些么?”

    秦风再一次的沉默了。

    “有时候狠,是为了深深的爱。我还活着,我们两人说不定便会彼此伤害,倒不如就此一了百了。”

    舒畅摇摇头,“你的话里似乎还有别的意思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秦风陡地直起了腰板,转过头来,目光灼灼地盯着舒畅:“我醒来好几天了,但你也好,马猴也好,从来没有在我面前提起过敢死营。你们明明知道,在我心中,现在除了兮儿之外,便是敢死营的兄弟们了。你们不提兮儿怕我伤心我尚能理解,但你们不提敢死营的兄弟,便于理不通。郭九龄跟我说过一些,但他也不知道最后的结果。他们现在还剩多少?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听马猴说,小猫带着他们进了落英山脉,也只有那里,能让他们藏身了。现在楚国对他们是没有多大威胁了,但还有另外一个巨大的隐患,落英山脉现在在秦人的控制之下啊,你的敢死营与秦人之间的血海深仇,自然不用我多说,只怕他们现在的日子是极不好过的。”舒畅道:“还有,和尚听说你被抓了,而且要被处死,进了落英山脉之后,便背上包裹离开了,恐怕用不了多久,江湖之上又要多一个花和尚了。现在的敢死营是人心浮动,全靠小猫独立支撑,但不见得能撑多久,秦风,你的敢死营破坏力有多大你自己也知道,他们中很多人本来就是某些行当的翘楚,在敢死营中经过你的调教,又经历了战争的磨练,一旦星散开来,只怕便会为祸一方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人参与了?”

    舒畅一楞,紧跟着便反应过来秦风的问题:“策划者来自闵若兮的谋士,叫辛渐离。参与者有安阳郡的郡守程平之,郡兵系统以杨义为首的将领,当然,还有剪刀,最后郭九龄也加入了进来,如果不是郭九龄在最后时刻出来主持大局,敢死营本来可以有更多的人杀出重围的。小马猴现在提起郭九龄,也是恨得咬牙切齿呢,说是救了一个白眼狼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舒畅,回去之后,便让小马猴先回去告诉小猫,我还活着,让他们好好的藏在落英山脉之中。等着我回去。”几个深深的呼吸之后,秦风的情绪已经完全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会歇斯底里!”舒畅瞧着秦风,道。

    “死过一回的人,再也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失控了。”秦风站直了身子,道:“歇斯底里有什么用?能让我的兄弟们活过来么?现在我要做的事情,反倒是要比以前更回平静。血债血偿,所有的凶手,都不能活下来。只有他们的死,才能告慰我的兄弟们的英灵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也不能少!我会一个一个的将这些人全都宰了。”秦风看着自己的双手,强调道:“一个也不能少。舒畅,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不愿意让兮儿知道我还活着吗?因为这一切的源头便是闵氏,闵若英,闵若诚,他们,将从此成为我秦风的死敌,不杀他们,誓不为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让兮儿夹在中间为难,就让她认为我死了吧。过去的秦风已经死了,在诏狱之中便已经死了,过去的哪个秦风将与敢死营一齐成为历史,只会存在每一个活着的敢死营中人的心中。直到有一天,我们能光明正大地出现。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站在山顶,秦风举起了手臂,仰天长啸,愤怒吼叫着。

    太阳西斜,两个人影相互扶持着,向着山下缓缓走去,依稀有对话之声传来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还没有告诉我,闵若兮那一掌击碎你丹田的时候,你是什么感觉呢,那时候你应当还有感觉吧?这个对我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时候,我体内的真气正在向外膨胀,那一掌击下之后,这些失控的真气不是向外爆发,而是忽然向内收敛,一下子便完全消失了。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!看来回去我还得好好研究一下你的身体,看看是怎么回事,介竟我从你身上切一小块肉下来吗?”

    “滚!”(未完待续。)
    《马前卒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