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一百四十一章:你信吗?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被闵若兮一把抓住,真气透诸全身要穴,闵若诚动弹不得,这一下被狠狠地掼到墙角,半晌才回过气来,慢慢地翻过身来,靠着墙角,嘴中丝丝鲜血渗出,他并没有爬起来,就这样怔怔地看着闵若兮,眼神里满满都是痛苦的神色。随-梦-小说 WWW.SUIMENG. lā

    “为什么,为什么你要这么做?”闵若兮一步步的逼近,两只手紧紧地握着拳头,浑身骨骼啪啪作响。紧随其后的瑛姑几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因为在她的感知之中,这一瞬间,闵若兮的气息一直持续在攀升,屋里的桌椅凳等摆设纷纷出现裂纹,在瑛姑的眼皮子底下竟然就这样裂开,然后变成了一地的碎片,而后又为闵若兮的内息所激起,从地上飘飞而起,半悬在空中

    瑛姑站在门边,怔怔地看着闵若兮,短短的几天时间之内,闵若兮居然连连突破自己在武道之上的修为,现在她所表现出来的修为,一只脚竟然已跨入到了九级的门槛之内。

    她实在是有些想不通,为什么会是这样的?

    闵若诚显然也被惊到了,他看着那满屋子半悬着的碎片,晃了晃头,抹了抹眼,似乎想要确认眼前一切的真实。

    卡的一声,面前的青砖在闵若兮的脚下被踩踏得粉碎,也将闵若诚从震惊之中惊醒。抬头,看着满脸愤怒的闵若兮,他伸手抹去嘴角的鲜血。

    “是啊,为什么,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”他似乎在自言自语地道。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”他盯着闵若兮,这一次却是在反问闵若兮。“兮儿,如果我说这一切,都不是我做的,你信么?”

    “人证,物证俱在,你还要狡辩?”闵若兮怒斥道,“我怎么会有你这样一个哥哥?”

    “人证,物证?”闵若诚嘿嘿笑了起来,“物证是挺多的,但人证在哪里?一个个的死人吗?死人是不能开口说话的。”

    闵若兮踏出去的一步凝在了半空,不错,物证挺多,但人证的确一个也没有,因为那些参与此事的人,全都死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太子,父皇的身体已经是撑一天算一天了,我为什么要冒险?我只要不犯错,不给父皇废黜我的理由就可以了,我为什么要冒这样的险呢?”闵若诚淡淡地道。“只有等不起的人才会冒险,而我,等得起。”

    闵若兮看着淡然的闵若诚,心中却是泛起了波澜,是啊,大哥为什么要冒险做这等事?他是太子,名正言顺的储君,在父皇病重之时,一直由他在监国。如果论起实力,大哥比起二哥来是要强的,不提文官系统对大哥的支持,即便是在军方,光是程务本一人,便抵得上二哥所有的那些军方支持者。

    可以说,大哥是稳操胜卷,既然如此,他为什么还要这么做?左帅如果在西境大获全胜,当真会威胁到大哥的地位么?

    闵若诚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,一手扶着墙壁,一手按着腰腹。“兮儿,很多事情,不要看外在的东西,如果你能直指内心,你会看到更真实的一些所在。”

    看到平静的闵若诚,闵若兮一直坚定的内心,此时却动摇起来,她本是极端聪颖之人,一旦打破了先入为主的成见,诸多的疑点,便如决堤的洪水一般,汹涌而来。

    不是闵若诚,那就只能是另一个人。闵若兮打了一个寒噤,那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。她猛地转身,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兮儿。”身后传来闵若诚的叫声。

    闵若兮停住了脚步,却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“你刚刚说你当了寡妇,怎么一回事?”闵若诚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嫁人了,他是西部边军敢死营的一名军官,叫秦风,他死了。”闵若兮道。“为了掩盖我们闵家的这一惊天丑闻,他和他的敢死营成了替死鬼,现在他们是楚国的叛徒,国家的罪人。”

    闵若诚顿时呆住了,“兮儿,你怎么如此任性?”

    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句话,但闵若诚却是立即从这几句话中猜出了事情的大致脉络。

    闵若兮扭头,看着闵若诚,“任性?”她冷笑起来,一拂衣袖,径直离去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皇宫之内,闵若英一脸铁青地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秦一和黄真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拦住公主?你们都是****得么?”他愤怒地拍着桌子,向着两人咆哮。跪着的两人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谁人拦得住闵若兮,谁人又敢拦她?

    “公主与他说了一些什么?”闵若英问道。

    秦一满脸惧意地抬头看着闵若英,一字不漏地将闵若兮与闵若诚的对话复述了一遍,听着秦一的回答,闵若英的脸色越来越难看。他一时的疏忽,竟然忘了愤怒的闵若兮一定会去找闵若诚的麻烦,而闵若诚又怎么可能束手待毙,他必然会挑起他与闵若兮之间的矛盾,而一旦让妹妹知道了这内里的情由,自己这个单纯的妹妹又会如何对待自己?

    想到妹妹亲手掌毙秦风的事情,闵若英心里就有些发凉,自己似乎一直小看了自己这位妹妹。她的绝决曾让他为之震惊。

    阴沉着脸,将黄真赶了出去,独独留下了秦一。

    “秦一,我有件事情交给你去做。”闵若英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听着闵若英阴森森的语调,秦一汗出如浆,匍匐在地,身体不断地发着抖。

    “你今年已经六十出头了,比父皇小了二岁。”闵若英站了起来,在屋里来回踱着步,“你的老家在出云郡,早年你净身入宫,自然没了后人,但你还有一个弟弟在哪里,这些年来,因为你的关系,秦家在出云郡也成了一等一的大户,你弟弟还过继了一个儿子到了你的名下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。”秦一仰起头,脸上满满都是恐惧之色,“陛下要奴才做什么事,奴才一定将他做好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做完了此事,我会以你服侍先皇有功而追封你为候,荫及子孙三代。秦氏也会因你而将荣耀持续下去,如何?”

    “奴才愿意。”秦一连连叩头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闵若英满意的点点头,“前太子东宫会染上瘟役,不会有人幸存,我不想看到太子东宫还有人能活着。记住,这件事要做得毫无破绽。”

    “臣,一定做好。”秦一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去吧。”闵若英满意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看着秦一踉踉跄跄的走了出去,闵若英的脸上闪过一丝狰狞之色,“大哥,这是你逼我的,假如你在兮儿的面前,一言不发,或者爽快地便承认是你干的,那么我一定会让你活得好好的,一直活下去。可你既然不识相,也就怪不得我了。即便是父皇在天之灵,也不能见责于我,我就这么一个妹妹,我可不想让她恨我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内卫统领杨青走了进来,向着闵若英躬身道:“陛下,黄真已经拿下处理了。臣仔细询问过了,当时跟随公主殿下进了闵若诚书房的,除了公主身边的那个瑛姑之外,便只有他与秦一两人。”

    闵若英点了点头,“很好,那边外围的所有人员都换防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那内里的人呢?”杨青问道。

    闵若英没有说话,却端起茶来慢慢地啜了一口,杨青顿时明白了闵若英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诏狱那头,该处理的人这两天已经陆续处理了。只是那个狱长彭武,却在事后去了公主府,现在被公主收留,倒不好下手了。”杨青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彭武,就是落英县的那个坐探头子吧?”闵若英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,陛下当真是好记性,这样一个小人物,居然也记得。”杨青不动声色地拍了一记马屁。

    “既然若兮留下了他,当然不能下手了,不然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。徒然惹得她起疑,留着便留着吧,看他知道在事后立即便求到若兮的门下,也是一个聪明人,不至于嘴上不把门,找个机会,警告他一下,不要以为到了若兮门下便有恃无恐。”闵若英冷冷地道。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。此人在上京就有家有口,只要稍稍给他一个警告,此人必然老老实实。”杨青道。“只是陛下,此事还有一个很大的漏洞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漏洞?”本来闭上眼睛养神的闵若英霍地睁开双眼,看着杨青。

    “陛下,杨毅。罗帅今天派人传回了讯息,他派去的人到与杨毅约定的地方见面,但并没有等到杨毅,此人消失了。”杨青看着闵若英,“如果此人被一些有心人找到的话,只怕便会出大问题。”

    闵若英一下子坐直了身子,“杨毅消失了?”

    “是,罗帅派了人去杨毅落脚的地点,但那里已经空无一人,杨毅跑了。”杨青道:“属下已经派了人去打探此人的消息,只不过杨毅是内卫副统领,对我们内卫的运作系统,各处的暗哨和坐探都了如指掌,本人武道修为又是极高,想要抓到他,只怕困难不小。”

    闵若英有些烦燥地站了起来,在屋里来回踱了几个圈子,这是一个意外情况,与先前的安排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“找到他,杀了他。”闵若英道:“此人,绝然不能让他活着。”(未完待续。)
    《马前卒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