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一百三十二章:一天一夜(上)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郎有情,妾有意,不管是身处广厦,还是困守茅芦,都有大欢喜。◢随◢梦◢小◢说Щщш.suimeng.lā新房虽然在昭狱之内,但小小的屋内,仍然荡漾着浓情蜜意。

    从瑛姑手中接过金秤,轻轻挑开盖在闵若兮头上的红盖头,凝视着红烛之下,那喜中含泪的娇艳脸庞,秦风一时之间不由有些痴了。

    “公主,驸马爷,喝交杯酒啦!”瑛如的声音有些不合适宜的颤抖,虽然勉强着自己,但着实听不出有什么欢喜之意。

    看着一对新人接过杯盏,手挽手站了起来,瑛姑眼睛有些发涩,转过身来,走到床边,抖开床上大红的被子,又打开一边的一个小箱子,从内里掏出一些枣子,花生,洒在床上。

    等她转过身来,喝完交杯酒的二人手拉着手,相对而立,仍然在深情地凝视着对方,瑛姑哽咽着收拾完桌子,深深地看了两人一眼。

    “公主,驸刀爷,良宵苦短,瑛姑告退了。”向二人弯腰福了一福,瑛姑逃也似的离开了房间,随着咣当一声,牢门被紧紧的关上了。

    闵若兮的脸庞通红,将自己的身子紧紧地贴上秦风,双手环抱着对方的脖子,仰起脸,眼神迷离,“秦风,我想要一个孩子,一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看着闵若兮迷离的眼神,秦风身上不由一阵燥热,双手捧起对方的脸庞,低头,深深的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闵若兮袍袖一振,屋内红烛尽数被震熄。

    诏狱之外,太皇太后狠狠地盯着挡在大门的文汇章,“文大哥,你可以不疼惜我的女儿,但我不能,你如果不让开,我可就要得罪了。我绝不会让我的女儿做这等傻事,一步走错,便是千古恨,身为母亲,岂能眼睁睁地看着女儿跳入火坑而不顾?”

    文汇章沉默半晌,摇摇头道:“弟妹,兮儿是你的女儿,可是你尽然还不如我了解她,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,我不信发生在宫内的事情,你完全不知情,你其实是有能力阻止有些事情发生的是不是,但你没有。若英终究是你的亲生儿子。”

    听到文汇章一语双关的话,太皇太后的脸色慢慢的变白。

    “智者千虑,必有一失,算来算去,终究还是算计了自己,你恐怕怎么也没有想到,丫头竟然爱上了这个秦风,而且是那种不顾一切的爱。你觉得现在你走进去又能起什么作用呢?丫头既然找来了我,自然就是考虑到了有可能的一切变化,她深思熟虑之后才展开行动,你觉得她会改变主意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,你让开,便是绑,我也要将她绑走。”太皇太后狠狠地道。

    文汇章摇摇头,“弟妹,你知道我的规纪,当年闵威用一块玉牌,便让我不得不在上京住了数十年,这一辈子便算卖给了你们闵家,今天丫头拿来的玉牌,只要我的一天一夜,你应当明白,文某答应的事情,便绝不会反悔。我这一生,只送出了三块玉牌,现在已经收回了两块,只剩下一桩心事了。我不可能让你进去。”

    太皇太后缓缓后退两步,手慢慢地举了起来,“文大哥,那我可要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随着她的手举起,她身后的一排排士兵举起了手中的弩箭,遥遥对准了文汇章。

    文汇章微微一笑,若无其事的坐了下来,而大案另一头的大汉,根本没有抬头看一眼对面士兵的弓弩,仍在不紧不慢地切着羊肉,倒是霍光,浑身的肌肉绷得紧紧的。

    “弟妹,你知道若英为什么不亲自来吗?”端起酒杯,文汇章轻轻地啜了一口,“因为他清楚,他来了也没有用。除非他调动整个上京城内的禁军,或者驻扎在城外的他的亲军火凤军来全力围剿我,才有可能将我拿下。”

    文汇章笑了笑,“可是他不会,因为在他眼中,我,文某人,比起丫头来,份量要重得多。西部一役,他便舍得让丫头陷身绝地,九死一生,现在这算什么,又不会掉一块肉?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!”太皇太后脸色白中泛青。

    “太皇太后息怒。”跟随太皇太后而来的杨青看着双方谈崩,太皇太后竟然以武力相威胁,立时便出了一身冷汗,太皇太后不清楚,他心中可是明明白白,就凭着到场的这点武力,别说是文汇章了,便是那个正在切肉的大汉,都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卟嗵一声跪倒在地上,杨青道:“太皇太后,使不得啊,文老是大楚柱石,国之重器啊。”

    “滚开!”太皇太后大怒,举起的手猛然落下,“射,射死他们。”

    不等杨青反应过来,耳边传来嗡的一声震响,无数弓弩飞蝗一般扑向昭狱的大门,弩箭之多,瞬息之间,杨青竟然看不到对面文汇章的身影了。

    “不可!”他大叫着,一跃而起。

    文汇章没有动,仍然举着酒杯,但脸上的笑容却已经敛去,那漫天的弩雨飞到离他们数步远之时,便如同前方的空气之中有一堵无形的墙壁,陡地停了下来,嗡嗡声响之中,箭羽不停的震颤,却是再也无法前进分毫。

    片刻的停顿之后,哗啦一声,空中的羽箭纷纷坠下,切肉的大汉站了起来,倒拖着刀,向前跨出一步,不等杨青反应过来,他已经出现在持弩的士兵队伍之中,刀似匹练,声如裂帛,一声声惊叫之声连绵不绝,太皇太后身边一队队的士兵手中的弓弦尽数断裂,紧接着人也是一排排的倒了下去,倒下去的士兵倒没有死,可一个个全都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。

    霍光亦站了起来,紧紧地握着双拳,看着大汉缓缓走回来的身影,满脸的震惊之色,文老说他已经看到了那扇大门,看来并非虚言,刚刚对方展现出来的能力,自己或者也能做到,但绝无可能像他那般,做得举重若轻。

    “弟妹,刚刚我跟你说过了,除非是你将全上京所有的军队都调过来,否则根本没有任何作用,你还想试一试吗?”文汇章放下了手中的酒杯,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太皇太后一把揪住身边的杨青,厉声喝道:“去,告诉若英,调军队来,调军队来。”

    刚刚站起来的杨青,又卟嗵一声跪了下来,“太皇太后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为难他了,不可能有军队过来,若英是个什么样的人,我比你更清楚。”文汇章冷冷地道。

    太皇太后一张脸由白转青,由青转红,然后再转白,看着四周仆倒一地的士兵,她咬了咬牙,“好好,文汇章,你好本事,你有本事,便将我也杀了吧!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她狠狠地盯着文汇章,一步一步地向前走来。

    看着渐渐走进的太皇太后,切肉的大汉转头看向了文汇章,霍光也转头看向了文汇章。

    文汇章低下头,凝视着面前的酒杯,看都没有看太皇太后一眼。

    一步,两步,太皇太后连走数步之后,便如同先前那些凝在空中的弩箭一般,再也无法前进分毫,在她的面前,似乎有着一层无形的屏障,阻挡着她再向前跨出步子,无论她怎么努力,却是怎么也无法再向前前进分毫。

    看着跪倒在地上的杨青,再看看前面低头根本不看她的文汇章,太皇太后的脸上渐渐地现出绝望的神色,两腿一软,一下子瘫坐在地上,放声大哭起来,再也没有了丝毫太皇太后的威仪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她也只是一个脆弱的母亲罢了。

    长街的尽头,再一次响起了马蹄之声,这一次来的却是当朝左相马向东,在他的身后,还跟着数名女官。

    “太皇太后,皇上请您回宫。”马向东躬身对着瘫坐在地上大哭的太皇太后轻声道,“这里的事情,便交给臣下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马向东直起了身子,使了一个眼色,数名女官便一涌而上,扶起了太皇太后,将她架上了凤辇,一言不发,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“若英,你也不管你的妹妹了吗?”凤辇之上,传来了太皇太后绝望的哭叫之声。

    看着太皇太后的凤辇迅速离去,马向东转过了身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走向了文汇章,站到了大案的前头。

    “如果今天站在我面前的是杨一和,我会请他喝一杯酒,吃一块肉,你,不行。”文汇章仍然没有抬头。

    马向东笑了笑,“文老,马某有自知之明,不敢与杨相比肩,更不敢奢望能在文老您的面前有一席之地,不过今天,我是代表陛下而来。”

    “他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陛下只是想问,文老是不是准备在此事过后,便离开上京?”马向东问道。

    文汇章微微一笑:“他倒是聪明,我给闵家的两块玉牌,如今都已收了回来,闵威也已经死了,我已经不欠闵家什么。”

    马向东微微一笑:“陛下再问,您与闵家,与先皇,当真只是一场交易?”

    文汇章一怔,缓缓抬起了头,脸上已是带上怒色。

    “昭华公主是先皇唯一的女儿,文老今儿这一出,只怕先皇在九泉之下也不会安宁。文老,如果你曾将先皇看作朋友,兄弟,是否觉得今日此举,有亏于先皇?”

    文汇章的脸色渐渐地冷了下来,瞪眼瞧着马向东半晌,:“说吧,他又想要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陛下还说,他是晚辈,不敢支使文老什么,但请文老在上京再住上三年。”

    文汇章看着马向东,半晌之后,突然哈哈笑了起来,“原本,丫头在他的眼里,也就值我的三年而已。”(未完待续。)
    《马前卒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