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一百一十二章:敢死营从不受威胁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长街之上,血流成河。{随}{梦}小说 щww{suimеng][lā}○小猫不知道自己已经砍翻了多少郡兵,但眼前的郡兵依然在无究无尽的涌来,不是郡兵有多勇敢,而是在他们身前的这条大街之上,密密麻麻地挤满了郡兵,而后面,更多的郡兵还在源源不绝的涌来,前方的郡兵无法后退,无法逃跑,除了向前与敢死营拼命,他们别无选择,他们连转一个身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小猫能从他们的脸上看到惊恐,绝望,然后便是歇斯底里的狂叫,疯狂地向着他们挥起刀来。小猫心里头也有些绝望了,他只有一千人,从兵营里杀出来到现在,又折损了近两百人,只怕还没有杀到城门口,就会死得精光了。

    将敢死营调进城里是最为阴毒的一着,城里的地势,使得敢死营根本无从发挥他们强悍的战力,除了这样一条线的向前笔直的前进,笔直的杀出去外,竟然是没有第二条路可选。

    两边屋脊之上,不停地有箭雨倾泄下来,敢死营中的弓弩手仰头与他们对射,屋是一万郡兵,再翻一倍,也休想拿住他们,程郡守,你管得好郡兵,一万余人对一千,居然被杀得连连败退。”

    程平之面如土色,倒不是因为郭九龄对郡兵的指责,而是这些敢死营一旦突出东城大街之后,他将要面对的惨淡场面。

    郭九龄大步向外走去,辛渐离与程平之对视一眼,赶紧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东城大街的正对面,便是闻香楼,安阳郡城最大最好的青楼,站在楼上,能清楚地看到对面大街之上惨烈的杀场,而楼下,一队队的郡兵也将这条横街挤得满满的,只要前面出现了一点空隙,便会有军官驱赶着士兵填进去。

    楼子里的姑娘们此刻自然吓得全都躲进了楼子最后面的角落里,郭九龄大步走上了闻香楼的最高处,凝视着不远处那一群黑盔黑甲的敢死营士兵,他们正在节节突进,这本来是大楚的栋梁,现在却成了最为棘手的叛贼。郭九龄心中一片惨淡,先不论这一场战事最后的胜利者是谁,输的都是大楚自己。

    杨义浑身是血的从楼下爬了上来,看到三位大人正横眉冷对的看着他,不禁颤抖着声音道:“三位大人,挡,挡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郭九龄冷笑着看了他一眼,“杨将军,你的位置不在这里,而应当在最前线。如果让敢死营突破,第一个死的也该是你。”

    杨义身子一抖,看向辛渐离,辛渐离冷哼一声,仰首看天,杨义抖索了半晌,突然间发一声喊,转身冲下了楼去。

    “一个废物,居然也能当上一郡守备的位置,安阳郡兵,当真是烂到了骨子里。”郭九龄叹息地看着程平之。程平之脸一红,嘴上不说,心里却极是不满,这关自己什么事?自己可没有权力任命一郡之统兵将军。

    “宿迁在哪里,迅速把他叫来,他是八级高手,是现在这郡城之中身手最高的武将了,让他来,先杀了那个章孝正,对方群龙无首,便好打了一些。”程平之转身对身边的一名护卫道。

    “宿将军率部去南城那边了,现在恐怕还在往这边赶。”护卫道。

    “快去叫!”程平之喝道。当时布置任务之时,自己便有意让宿迁在东城主持攻势,可是杨义这贼胚自以为胜卷在握,不愿让宿迁占了头功,竟然将宿迁差去了东城,而有辛渐离的支持,自己也无可奈何,谁能想到事情现在居然到了这一地步。

    “杨义冲上去了!”辛渐离看着远方的战局,“这才有点将军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郭九龄脸上寒冰依旧:“章小猫武道修为比起杨义稍弱,但他是血海里爬出来的,战斗力岂是杨义能比的,杨义不可能是他的对手。那个宿迁既然是八级好手,他来了,或者能凭着武道上的级别强压章小猫。其它人,根本不够这个章小猫砍的。”

    郭九龄话音未落,远方杨义便像一个皮球一般,被远远的震飞了出来,落在郡兵群里,变成了滚地葫芦,倒是引得郡兵一阵大乱。

    程平之叹息一声,当真是扶不起来的阿斗。

    楼梯上响起嗵嗵的声音,剪刀出现在楼梯口,郭九龄横目扫了他一眼,面无表情地又回过头来,凝视着远方,就这片刻功夫之间,敢死营又向前突进了十数米。

    “段副尉,让你去抓章孝正,你居然让他脱逃,使之酿成如今的恶果,你可知罪!”程平之怒吼道。

    剪刀仰起头,看着程平之:“大人,我抵达章孝正家的时候,他已经跑了,很显然,他已经得到了消息,这个泄露消息的人,才是罪魁祸首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消息的就只有那么几个人,谁会泄露消息?我看你这是在推脱罪责,是不是你心念旧情,有意放了他一马?”辛渐离阴沉沉的道,差办到如今这个程度,他的心中也是又惊又怒。

    “辛大人,你这话说差了,我段暄既然已经投奔了你们,丧心病狂地将自己出生入死的五百兄弟都全坑了,难不成还有回头路可走。现在他们最恨的人不是你们,不是朝廷,而是我,如果我落在他们手里,会被他们一口一口的活活咬死,所以最想他们死光的不是你们,而是我。”剪刀阴沉沉地道,“你觉得我会向他们泄露消息么?”

    听着剪刀的话,辛渐离不由语塞,是啊,最没有道理泄露消息的便是眼前这个段暄了。

    郭九龄本来正眼也没有看剪刀一眼,但听了剪刀这样一番话,不由得偏转头来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这人,剪刀刚刚那番话,让他听了身上也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这是怎样的一个家伙啊?

    真小人?郭九龄心里头一阵发寒。

    “野狗和章小猫的夫人呢?”郭九龄问道。

    “都被我抓起来了。”剪刀道。

    辛渐离一拍手,“那就好,将他们带到这儿来,绑到屋顶上,打上火把,让那章孝正好好地看一看,他的夫人不是还怀了他的崽子么,要是他不弃刀投降,我们就宰了他女人。”

    郭九龄眼皮一跳,正想开言反对,剪刀居然大摇其头:“辛大人,你不了解敢死营,如此之举,不但不会让他们投降,反而会让他们更加狂暴,敢死营从不受人威胁。你即便杀了他们也没用,只会让他们更加同仇敌忾。”

    “岂有这样的道理,难道他们都没人性吗?”程平之大奇。

    “不是没人性。”郭九龄淡然道:“只是他们很通透,知道投降的结果是皆亡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真不信了。”辛渐离冷笑,“来人,去将那个什么野狗,还有女人都绑到屋顶之上去,多打火把,让那个章孝严看清楚一点。”

    浑身是血的野狗与挺着大肚子的红儿被绑上了屋顶,无数的火把在他们的周围点燃,野狗怒力睁大眼睛看着不远处正在拼杀的战场,突然大笑了起来,偏头看着红儿:“嫂子,看到了吗?那就是你男人,你还没有见过你男人在战场之上大杀四方的模样吧,好好看看,这就是你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男人,他是真正的男人!”红儿看着长街之上,挥舞着大刀不停突进的章小猫,惨然笑道:“这一辈子,能嫁给这样一个真正的男人,也足够了。能够看到他的威风,哪怕只有一次,也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野狗大笑起来,“好,好,这才是我们敢死营男人的老婆,便是死了,也绝不向敌人屈膝。”

    远处,章小猫抬头,看见了屋顶之上绑着的两个人,一声野兽般的狂嗥迸发出来,战场之上因为他这一声不类人声的狂吼竟然凝滞了片刻。

    章小猫看到了他的女人,冲锋在前的敢死营的士兵看见了野狗。

    没有辛渐离脑海之中想象中的场面,甚至他派出去喊话的人还没有来得及开口,他便看到,章小猫和敢死营的士兵犹如发了狂一般,以比先前更狂暴的姿态冲杀了过来。
    《马前卒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